【文苑】水西门之恋

合肥晚报 07-16

合肥要复建古城门了!消息一出,顿时引起强烈反响。

合肥古城墙,始定型于明朝,虽历经战乱,有些地段坍塌,石破砖缺,但至 1949 年 1 月 21 日合肥解放时,仍基本完好。可惜的是,1951 年为了加快城市建设,发展经济,方便交通,除旧布新,把千年古城墙拆了。城墙凝结着古城厚重的历史,是古城形成、发展和盛衰兴亡的真实记录。复建古城门,再现古城历史风貌,增添新城历史景观,不啻是明智之举。

我有幸目睹过合肥的古城门,攀爬过合肥的古城墙,甚至参与过古城墙的毁拆。合肥古城七座城门中,名字带 " 水 " 的只有 " 水西门 "。水西门位于古城的西北角,横贯城区的金斗河,从这里一路向东,流经杏花村、县桥、鼓楼桥、九狮桥,穿过城墙汇入南淝河,涓涓细流,蜿蜒曲折,是老城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这或许就是水西门名字的由来。

水西门相比古城另外六座城门——威武、时雍、南薫、德胜、西平、拱辰,不仅名字平淡,而且十分冷清,难见市井的繁华。一进城门就是杏花村。杏花村虽在市区,却是名副其实的农村,满是稻田、菜圃和低矮的土墙草顶的农居。

而正是这个 " 水 " 字,在古城的七座城门中,水西门和我结下了难解的因缘,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1949 年夏,合肥刚解放不久,我进入合肥二中读初一。那时合肥没有大学,仅有三所中学,一中是高中,二中是初中,还有一所私立中学叫正谊中学,也是初中。炎热的夏天,学校规定必须午睡。我们只有十几岁,不知精力为何那么充沛,就是不愿意安安稳稳地伏在课桌上睡觉。二中(后改名四中)离水西门不远,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常常顶着烈日,偷偷翻过校园的围墙,一路小跑,穿过杏花村,顺着弯弯曲曲的田埂,爬上城墙,到水西门外的河里洗澡。城墙上坑坑洼洼,长满齐腰深的杂草,几乎不见人影。圆拱形的水西门城门洞很深,门洞里凉风习习。有卖西瓜香瓜的,也有卖香烟火柴的,更有赶脚的农民,靠在墙根上,扇着草帽,在这里歇息。城门外有一座三孔的石拱桥,桥旁停泊着几艘木帆船。河水不浅,清冽甘甜。岸边偶有趁着中午空闲洗衣服的村妇,捶衣声伴着回声,反而显得更为宁静。还有捕鱼的老汉,时不时地提起网来,尽是些小鱼小虾。不远处有一个荷塘,田田的荷叶,盛开的荷花,虽然没有杨万里笔下西湖 " 接天莲叶无穷碧 ",但 " 映日荷花别样红 " 却是相似的。有一次我们上岸后,发现衣服不见了,遍寻无着。原来是我们中一个促狭鬼,先上了岸,趁大家不注意,把衣服拿到城墙上去了。我们急着要赶回学校上课,他却洋洋得意地站在城墙上哈哈大笑。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就近到荷花塘里,一人摘一片荷叶,遮着肚子跑到城墙头上穿衣服。

岁月沧桑,七十年的时光流逝,当年的水西门早已被人们淡忘了,只留下一块立在现在亳州路桥头那块刻着 " 合肥市重要历史文化遗迹——水西门 " 石碑,在无声地向人们诉说着过往的历史,讲述曾经有过的景象:消失近七十年的古城墙、城门,三孔石拱桥,停泊在桥下的木帆船,淘米洗衣的村妇,捕鱼捞虾的渔夫 …… 也让我这个耄耋之人忆起难忘的童趣。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乡愁、乡恋吧!

□金其恒

相关标签: 宁静 桥头 西平 西湖 鼓楼

合肥晚报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