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偷子案:真假儿子错换 26 年人生

重案组37号 07-11

2018 年 6 月 12 日,朱晓娟与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的会面不欢而散。对方一句 " 养别人的孩子也是养,养自己的孩子也是养 " 彻底激怒她,也让朱晓娟下定决心,用法律手段 " 解决问题 "。

1992 年 6 月 10 日,朱晓娟年仅一岁的儿子盼盼,被家中保姆何小平抱走。此后三年,朱晓娟夫妇辗转寻子,在河南省兰考县警方的一次解救拐卖儿童行动中,一名外形与盼盼相似的男童引发朱晓娟注意。为确定男童身份,朱晓娟夫妇通过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亲子鉴定,结果显示,被解救男童与朱晓娟夫妇 " 存在生物学亲子关系 "。

命运与朱晓娟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2018 年 1 月,何小平主动现身,并提出愿意送回带在身边的盼盼。经过重庆警方的亲子鉴定,何小平送回的男子刘金心与朱晓娟是母子关系,朱晓娟从兰考警方解救行动中抱回养了 26 年的 " 儿子 ",与其 " 亲权关系不成立 "。

此后,河南省高院派出工作人员,对当年的错误鉴定结论致歉,但强调鉴定过程 " 不存在违规情形 "。2018 年 7 月 5 日,朱晓娟告诉重案组 37 号,她正在准备材料,起诉河南省高院。在朱晓娟及代理律师看来,法院开展鉴定业务时,与朱晓娟构成委托关系,应当承担因鉴定错误而引发的相应民事侵权责任。

全文 5793 字,阅读约需 5 分钟

▲被拐前的盼盼。图 / 受访者供图

保姆带着孩子消失

朱晓娟今年 52 岁,在重庆解放碑出生、长大。她的人生,从 1992 年开始,被分割为截然不同的两半:之前的 26 年,朱晓娟一路顺风顺水,从重庆医科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效益很好的国企医院做护士,嫁给一名军官,搬进位于解放碑的重庆警备区家属院;之后的 26 年,用朱晓娟的话说,则好像不断被命运 " 戏弄 "。

1992 年 6 月 3 日,朱晓娟的丈夫程小平从附近的劳务市场,领回一个保姆。程小平经常出差,他需要一个保姆帮着朱晓娟照顾一岁零三个月的儿子盼盼。

身份证上,瘦小的保姆名叫罗选菊,家住四川忠县,刚 18 岁。朱晓娟告诉重案组 37 号,罗选菊进门七天后带着盼盼失踪。大院的保安告诉朱晓娟,早上 8 点,保姆抱着孩子出门,说是出去买菜,此后再没有人影。

26 年后,回忆起这一天,朱晓娟说,自己依然能感受到那种慌乱," 心一下子全凉了。" 从那天起,罗选菊再也没有回来,家里再也没有盼盼的哭声。

程小平和朱晓娟按照罗选菊身份证上的地址,找到她老家,家里人说,罗几年前就已经离乡,去了山东宁津县。等他们赶到山东时发现,站在眼前的罗选菊,根本就不是那个小保姆。

朱晓娟此时才意识到," 保姆从进家门时,就骗了我们。" 用假身份进入朱晓娟家,带着盼盼悄然离开的保姆,从此消失在人海。而朱晓娟的寻子人生,才刚刚开始。

朱晓娟有一文件包,里面装满各种泛黄的纸片,有剪报,有传单。那几年,朱晓娟和程小平两人放下手头的工作,专心寻找儿子。听人家说,被拐走的孩子,大多会被送到农村和山区,因此朱晓娟找到全国各地的农村报,反复刊登寻人启事。她不时会接到各种线索,并且随时出发。在盼盼被抱走后的三年间,朱晓娟去了广东、湖南、福建、云南、贵州等,走过大半个中国。

寻找盼盼三年,朱晓娟花了 20 万元。当时重庆市区的房价,是每平方米一千元。一个原本生活优渥的城市家庭,到了需要靠亲朋接济的地步。

比经济损失更大的,是精神压力。朱晓娟几年没有睡过好觉,神经严重衰弱,听到小孩哭,就会在心里一遍遍地想,盼盼被带到哪里去了," 会不会吃苦,有没有被人欺负。"

实在受不了的时候,朱晓娟就翻出旧照。照片里的盼盼,穿着粉色的裤子,手里抓着家门钥匙,瞪着眼睛看镜头。那是部队一个宣传干事在试相机时抓拍到的,照片拍摄完三天后,盼盼就被抱走。

▲ 1992 年 6 月,保姆进门 7 天后带着盼盼失踪。图 / 受访者供图

这张照片,是盼盼留给朱晓娟最后的印象,母子两人的下一次见面,要等到 26 年后,那时候 " 一切都变了 "。

突然多一个儿子认亲

朱晓娟说,后来 " 面目全非 " 的生活,始于一通电话。

2018 年 1 月,朱晓娟接到重庆一家媒体的电话,对方说,一个自称 " 何小平 " 的人来向媒体求助,说自己 26 年前做保姆时,曾从重庆解放碑一户人家中抱走一个男婴,如今 " 受到一档寻亲节目感召 ",想把孩子给送回去。

电话那头问朱晓娟,是否在 1992 年丢失过一个男婴。

接电话时,朱晓娟刚刚散步回家,电梯里,她有些生气,告诉对方,自己虽然丢过孩子,但是 " 已经找回来二十多年了 "。一旁的小儿子则说,那 " 应该是个诈骗电话 "。

盼盼 " 失而复得 " 的故事,充满戏剧性。1995 年冬天,朱晓娟夫妇贷款 3 万元,到河南安阳寻子未果。当地公安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他们,不远的兰考县刚刚解救出一批被拐儿童,对方建议两人把孩子照片发过去,让那边辨认下。

照片寄过去不久,兰考县警方传来消息,被拐儿童中,有一个孩子的年龄长相与盼盼接近,希望朱晓娟夫妇当面辨认。

朱晓娟和丈夫赶到开封市儿童医院,与那个 " 跟盼盼很像 " 的男童见面。

" 第一感觉就是不像。" 朱晓娟对重案组 37 号回忆,自己隐隐觉得眼前这个孩子,并不是丢失的盼盼,但是程小平显得有些兴奋。半信半疑之下,两人决定做亲子鉴定。

当年,能够进行亲子鉴定的机构多数直属于司法机关。法律学者刘昌松告诉重案组 37 号,上世纪 90 年代,公安、检察院、法院都下设法医鉴定机构,并且对外提供鉴定服务,直到 90 年代后期司法鉴定制度改革,检察院和法院的鉴定职能才剥离出来,演化为今日的第三方鉴定机构,仅有公安系统依旧保留独立的法医部门。

朱晓娟选择了距离最近,具有鉴定资质的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郑州留下血样后,便回到重庆等消息。

20 天后,没有等到结果的朱晓娟主动致电,对方告知,鉴定已经完成 85%,但因为 " 实验室停电 ",结果还没有做出来。又过了将近 20 天,朱晓娟收到河南省高院寄送的鉴定书。

重案组 37 号获得的鉴定书上,盖有 "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医技术鉴定专用章 ",鉴定过程显示,通过对朱晓娟、程小平夫妇,以及被拐儿童血样进行血型和 DNA 指纹检验,三者的 DNA 图谱 " 符合孟德尔遗传规律 "。

▲ 1996 年 1 月 15 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亲子鉴定。图 / 新京报记者王煜

据此,1996 年 1 月 15 日,河南省高院作出鉴定结论,认定被拐儿童与程小平、朱晓娟," 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

" 盼盼 " 找到了。回到重庆那天,朱晓娟一家举行了欢迎仪式。此前的 1993 年,盼盼丢失的第二年,在寻子无果的情况下,朱晓娟生下第二个孩子。如今 " 盼盼 " 回家,这个家庭一下子有了两个儿子。

来电话的女记者没有放弃,加了朱晓娟的微信后,发来几张照片。朱晓娟仔细端详照片里那个年轻男子的脸,浓眉、大眼、短鼻、圆脸,跟自己和身旁的小儿子很像。

直觉告诉朱晓娟,照片里这个孩子,可能真的跟自己有关系。如果是这样,养了二十多年的 " 盼盼 " 又是谁?

" 真假 " 亲生子

何小平准备送回来的孩子,名叫刘金心。在接受重案组 37 号采访时,何小平说,自己家住四川南充,曾经在老家先后生过两个孩子,但都夭折。1992 年,21 岁的何小平离开南充,来到重庆以当保姆为生,并被程小平领进家门。

按照何小平的说法,自己把盼盼抱走,是依据老家的风俗,从外面抱一个孩子回去 " 镇命 "。就在朱晓娟从河南领回孩子的那一年,何小平生下一个女婴,盼盼的 " 使命完成 "。

何小平告诉重案组 37 号,自己原本打算将盼盼送回去,但是又害怕被查到后 " 要坐牢 ",于是一直没有行动。直到近期看了电视上一档寻亲节目,加上自认为已经过了二十年的刑事诉讼期,才决心将孩子还给朱晓娟。何小平因涉嫌拐卖儿童罪,目前已被南充警方监视居住。

2018 年 1 月 15 日,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对朱晓娟和刘金心进行血样采集,1 月 26 日,鉴定结论显示,两人 " 符合双亲遗传关系 "。2018 年 1 月 22 日,朱晓娟与养了 20 多年的 " 盼盼 " 进行亲子鉴定,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的结果显示,两人 " 亲权关系不成立 "。

▲ 1996 年,朱晓娟与刚找回来的 " 盼盼 " 合影。图 / 受访者供图

刘金心才是真的盼盼,朱晓娟告诉重案组 37 号,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自己 " 脑子一下子懵了 "。

2018 年 2 月 6 日,朱晓娟和刘金心在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分局会议室第一次见面。曾几何时,为找到盼盼,朱晓娟隔三差五来到这里打听消息。刘金心的脸型和五官,几乎和朱晓娟一模一样,周围的警察惊呼,两人 " 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

短暂的接触后,刘金心二十多年的人生轨迹,被寥寥几句话勾勒出来。何小平将他抱回南充后,长期寄养在亲戚家,自己便出门打工。刘金心从小无人问津,营养也跟不上,加之没有人教育,初中没有毕业便辍学。2017 年 3 月,因为拿不出十万元彩礼钱,刘金心经历了一次失恋,此后开始酗酒,经常酒后摔伤,还喝到胃出血。

与朱晓娟见面时,刘金心刚刚从广州辞职,过去的十多年,他辗转各地打工,一般呆不过几个月,经常衣食无着。亲子鉴定结果出来当天,刘金心买了一瓶白酒,全部喝掉,把自己灌得烂醉。

刘金心不太会表达,在与重案组 37 号接触中,他只是反复说,周围的一切变化太快,自己 " 接受不过来 "。刘金心幼时住过的大院,如今已经拆除,他曾经在原址上转来转去,试图去找到自己曾经属于重庆的记忆,但是从来没有成功。他至今仍然住在南充,偶尔会到重庆看一看朱晓娟和外婆,母子两人在一起,常常是朱晓娟大段大段地说教,刘金心低着头听。

如今的刘金心,依然没有稳定的职业。最近半年来,接受采访、录制节目成为他的主要工作。面对镜头,他一遍一遍地讲述自己的经历。刘金心告诉重案组 37 号,自己与朱晓娟缺乏感情基础,如果要像正常母子一样相处,需要很长时间去慢慢调整。

▲刘金心 " 归来 " 后,今年 6 月,朱晓娟跟他拍了一张合影。图 / 受访者供图

朱晓娟说," 好好的一个孩子,让何小平‘养废了’。" 但她相信最终能与刘金心互相接受,尽管现在 " 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

当年被当作亲生儿子带回来的 " 盼盼 ",在朱晓娟的教育下读了大学,如今在外地做金融工作,生活无忧。

" 可能是技术问题 "

26 年前,因为河南省高院的一纸亲子鉴定,朱晓娟从开封领回 " 盼盼 ";26 年后,重庆市公安局的又一纸亲子鉴定,送回亲生儿子刘金心。

▲ 2018 年重庆市公安局认定,朱晓娟与 " 盼盼 " 亲子关系不成立。图 / 新京报记者王煜

在朱晓娟的离奇经历引发关注后,河南省高院主动派人来到重庆,与朱晓娟面谈。朱晓娟告诉重案组 37 号,2018 年 3 月底,河南省高院来了三个人,其中一人在法院负责赔偿工作。三人传达了河南省高院对于这一事件的初步处理意见:对朱晓娟表达歉意,组成专案组调查,后续情况将及时通报。

一名参与上述会面的河南省高院干部告诉重案组 37 号,当时到重庆去,一是想了解朱晓娟这边的情况,另外一个就是对其情绪进行安抚。回到郑州后,河南省高院即对当年的鉴定过程进行核查。

朱晓娟觉得,如果能够把当年的事情搞清楚,厘清责任,也算结局完满。因此在会见后,朱晓娟一度谢绝媒体采访," 不想把事情搞大。"

一直到四月底,河南方面始终没有新的信息,也再未与朱晓娟接触。朱晓娟向重案组 37 号展示的聊天截图显示,河南省高院工作人员反复称," 在等领导回复。"

距离第一次会面三个月后,2018 年 6 月 12 日,河南省高院再次派出工作人员到重庆与朱晓娟接触。他们告诉朱晓娟,河南省高院可以提供部分精神赔偿,大约是 5 万元。

7 月 5 日,参与这次会面的一名工作人员向重案组 37 号透露,经过初步调查,河南省高院当年的亲子鉴定过程中,不存在违法违规问题,之所以出现结果偏差," 可能是技术问题。"

这一次会面不欢而散。朱晓娟告诉重案组 37 号,对方提出," 养别人的孩子也是养,养自己的孩子也是养,现在养了二十多年的孩子,一样可以养老送终。" 这样的表述,让朱晓娟觉得对方 " 没有诚意,也没有歉意 "。

朱晓娟向重案组 37 号提供的短信显示,河南省高院一名张姓工作人员称,他们 " 就是因为二十多年以前单位同事的过失来的,怎么会没有歉意 ",并表示 " 鉴定结果出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过失,不是任何人故意的结果 "。

重案组 37 号拨打发送上述信息的电话,对方承认是河南省高院工作人员,但拒绝对信息内容置评。

朱晓娟想看一看河南省高院对于此事的调查报告,没有获得同意。

一个想法在朱晓娟内心萌生:起诉河南省高院。朱晓娟告诉重案组 37 号,之所以这样做,一是可以让河南省高院对当年的错误鉴定负责,二是作为案件重要书证,律师将可以看到河南省高院的内部调查报告,了解当年的鉴定过程。

这是一个大胆的想法,朱晓娟觉得,自己人生的 " 下半场 " 刚刚开始。

起诉鉴定机构存多重困境

接受朱晓娟的委托后,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组成律师团,对这起案件进行分析。

律师团成员黄敏告诉重案组 37 号,这样一起民告官的案件,此前还没有相关判例,因此所有的步骤都需要摸索前进。其中主要的核心问题,便是具体的起诉方式,以及管辖权的问题。

根据现行《行政诉讼法》规定,行政诉讼的主体只能是行政机关,而法院属于司法审判部门,不属于诉讼主体,这也意味着这起事件,不可能以 " 民告官 " 情形中最常见的行政诉讼形式立案。

律师刘昌松告诉重案组 37 号,按照现行法律规定,如果是当事方认为法院判错案件,是无法通过司法手段起诉的,只能通过上诉或者申诉。在这种情况下,法院不能成为被告。不过,当法院并未履行审判职能时,其可以被当作一个民事行为主体,个人可以对其提出诉讼。

重案组 37 号获得的收据显示,程小平向河南省高院缴纳 1500 元 " 亲子鉴定费 " 后,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一份盖有法院财务专用章的收据。

刘昌松说,这份收据足以证明,当年河南省高院的鉴定部门是对外开放且收费的,其与朱晓娟夫妇之间,实际上是一种委托关系,在进行亲子鉴定时,法院并非在履行审判职责。

黄敏介绍,律师团经过研判后认为,河南省高院有偏差的亲子鉴定,导致朱晓娟错养儿子二十多年,本质上是一种民事侵权行为," 既然河南省高院开展鉴定业务,也有条件开展这一业务,那么就应当承担因鉴定错误而引发的相应民事侵权责任。"

不过,在具体侵权情形上,律师团陷入困境。黄敏说,团队一度想以侵犯监护权起诉,但又被推翻。" 法院实际上没有直接侵犯朱晓娟的亲子权和监护权,朱晓娟是因为相信亲子鉴定报告,主动放弃继续寻找。" 律师团因此决定,直接以 " 民事侵权 " 起诉。

除此之外,管辖权的问题又摆在朱晓娟和律师面前。状告省级法院,应当向哪里起诉?刘昌松说,这一案件的特殊性在于,河南省高院是侵权行为发生地内级别最高的法院,如果在河南立案,涉及到回避情形,如以侵权行为发生地提起诉讼,则需要最高法指定管辖。

考虑到这一情形,黄敏说,律师团队最终决定以侵权结果发生地,即朱晓娟所在的重庆时渝中区提起诉讼。

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侵权行为地包括 " 侵权行为实施地、侵权结果发生地 ",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 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多名法律界人士表示,朱晓娟以民事侵权起诉河南省高院,鉴于被告方的身份,其后的审理或将很漫长。

朱晓娟希望通过起诉,也告诉刘金心,应该 " 走出来,站出来 ",而不是活在过去的阴影里。她说," 起码,不要老把自己当作受害者,然后沉沦。"

新京报记者 王煜

编辑 曹林华 潘佳锟 校对 王心

相关标签: 刘金 重庆 亲子鉴定 南充 公安局

重案组37号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热评论
·此间少年·
07-11
这个保姆拐带了人家的孩子,现在孩子大了要成家了不想承担了就说良心不安要送回来,其实她根本不是良心不安,是不想为了这个拐来的儿子再花钱了!凶恶歹毒!
墨墨墨白
07-11
连法院都拒不认错,不悔改,社会怎么成这样
这很老全 TNT
07-11
养废了所以送回来,如果考上清华估计不会送回来
Jiao P.C.
07-11
勇敢坚强的母亲,最后一句话打动了我。勇敢的站起来,不能沉沦!
º⁶₀₈
07-11
河南高院的官老爷好大的官威呐!
不知道叫什么昵称
07-11
这样的孩子送回来家人更揪心,一下子毁了一个家庭两个孩子的人生,这保姆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Faye
07-11
我关心的是那个人贩子,就真的可以不追究她的刑事责任了吗?
vampire
07-11
法院犯错,连律师都没折,这法治社会还真是法治的可以
亣聖
07-11
这样的保姆应该枪毙十次都不解恨
仙女老六
07-11
堂堂一个大省的高院居然说出这种话,呵呵,当年经办人员的年终总结里都写了什么?如何润色的?如何夜以继日的找孩子?最终让多少个家庭团圆?如何为百姓办实事?如何为升官发财又添了浓重的一笔?只是单纯的技术错误?当别人都是傻子
最新评论
bluebear
07-14
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
凤仙小姐姐~
07-14
人心可怕
Vivi
07-13
河南真是一个....好地方....啊
甘草_0730121524
07-13
痛心
07-12
事情发展成这样还不如不知道,不过估计那个保姆想甩锅,甩掉这个包袱
不知道叫什么昵称被错抱回来的本来挺幸福的,现在估计跟他家里人相处也很尴尬。。
冰点晨曦
07-12
可怕
没言
07-12
去干他老婆,反正谁干都是干
+1S
07-12
堂下何人状告本官呐?来人呐!先打50大板!
一只冷水保温杯
07-12
偷了人家的孩子就不对,这么大了你才良心发现嘛?还写的这么煽情,真是很恶心的知不知道!
光影流年
07-12
错误的人生!悲剧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