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侵吞 930 万元打赏女主播,网络直播不能沦为金钱的狂欢 | 中青快评

中青评论 06-14

摘要

中青评论

从娱乐中展开有益的思考,从猎奇中开拓人生的眼界,才是网络直播应当树立的正确价值追求。

央视新闻频道最近报道了一起侵吞公款案。29 岁的被告人王某盗取公司 930 万元,将一笔笔巨款用于打赏,博取网络女主播的欢心,还以出差为借口与女主播私会,出入高档消费场所和酒店。

据北京时间等媒体报道,涉案女主播包括在新浪微博上拥有 740 多万粉丝的冯提莫。

尽管案情已经调查清楚,但这起特殊的侵吞公款案仍有诸多令人深思之处。比如,网络女主播究竟有怎样的魅力,让一位月收入 3000 多元的公司会计铤而走险?而双方在线下接触的时候,是否存在隐秘而不可告人的交易?虽然这是一起经济案件,却掀开了网络直播江湖的灰暗角落。

网络直播作为一种新兴的互联网产品模式,对丰富互联网产业、推动信息技术的创新,起到了值得肯定的作用。一些网络主播凭借高人气迅速获得了普通人难以企及的巨额收入,而网络直播平台也一度站在风口上被资本追捧。但是,网络直播经济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创造社会效益,则是其能否获得长久生命力的核心问题。

被告人王某的交代,或许是理解问题的突破口。他说,因为打赏少,女主播们对自己不屑一顾,她们只会与打赏多的人进行互动。王某觉得自己受到了冷落,为了挽回面子,他开始挪用公款进行打赏。

尽管违法犯罪者理应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但扭曲的直播经济,也许是催生乱象的重要因素。在很多直播间里,网络主播并没有致力于提高直播内容的品质,而是反复提醒用户打赏,并对打赏的用户作出积极反馈。特别是一些缺乏明确主题的直播,主播最大的资本就是一张好看的脸,甚至打着色情擦边球,引诱粉丝打赏支持。

面对网络直播发展中存在的各种问题,监管部门历来高度重视。例如,今年春节前,多部门集中曝光一批网络直播等违法违规典型案件;2 月上旬至 4 月下旬,针对网络直播平台传播低俗色情暴力等违法有害信息开展了集中整治行动。这些整治行动取得了积极成效,大量传播低俗、色情、暴力信息的直播得到了清理,一些触碰法律底线的直播从业者受到了司法制裁。

但是,对于直播经济来说,要反思的不仅是内容问题,还有发展模式问题。如果直播行业的发展观念不改变,还是以满足用户的感官刺激为主要手段,面对巨大的经济诱惑,相关从业者依然会想方设法钻监管的漏洞。6 月初,多家直播平台的主播以 ASMR(颅内高潮)催眠为名,向网友提供大尺度情色表演,被媒体曝光,这提醒人们直播行业依然存在弊病。

一些网络直播所诱发的社会问题,归根结底是一些直播从业者逾越了道德底线,也因为直播平台的价值导向出了问题。

确实如本文开头案件中被告人王某所说的,谁花钱多,谁就能引起主播更大的关注。一些直播纯粹成了金钱游戏,比如,网络主播间流行一种 PK 游戏,两方粉丝通过点赞、刷礼物等方式,来为自己的主播打 Call,支撑这种游戏的其实就是粉丝支付的人民币。

哪种直播、哪位主播能吸引更多用户,平台无疑起到了不容忽视的作用。但是,打开某些直播平台的页面,诸如 " 开着兰博基尼跑车到大学城 " 的直播,经常得到推荐," 美女 "" 富二代 " 常常成为直播间的主角。这样的直播,传播的是庸俗价值观,让一些自制力差的人尤其是青少年误入歧途。

满足人们的好奇心,呈现五花八门的大千世界,网络直播把用户带到社会的各个角落,这也许是网络直播在早期发展中得到社会认同的原因。社会真正的欢迎的网络直播,应当是知识性与趣味性两相结合的。从娱乐中展开有益的思考,从猎奇中开拓人生的眼界,才是网络直播应当树立的正确价值追求。

互联网与商业文明紧密结合,互联网产品需要合理的经济模式支撑才能持续运转下去,所以网络直播当然不能不谈钱。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如果网络直播跟金钱捆绑得过于紧密,就会考验人性、拉低道德底线,无论有钱人还是普通人,都有可能被裹挟进这样的低俗狂欢中,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文 / 王钟的

相关标签: 女主播 网络主播 网络直播平台 直播行业

中青评论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