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准确认识我国五种产业类型

黔讯网 03-14

文 / 中国经济 50 人论坛 林毅夫

如果现有的技术已经在世界最前沿,技术创新等于技术发明。如果现有技术跟世界技术前沿有差距,创新除了自己发明之外,还可以通过引进、消化、吸收来实现。

林毅夫:准确认识我国五种产业类型

从经济学家的视角来看,创新包括在未来的生产中所用的技术比现在的技术好,或者是进入的产业的附加价值比现在的高,即产业升级。前者有两种方式可以实现。如果现有的技术已经在世界最前沿,技术创新等于技术发明。如果现有技术跟世界技术前沿有差距,创新除了自己发明之外,还可以通过引进、消化、吸收来实现。就后者而言,如果现有的产业已经处在世界最前沿,产业升级必须通过发明新产品、新产业来实现。但如果现有的产业附加价值跟世界前沿的产业附加价值还有差距,在产业升级的时候,可以通过引进、消化、吸收的方式来实现。

我最近提倡的新结构经济学把目前处于中等偏上收入的中国的产业分成五种类型的产业:

第一种是追赶型产业。不仅中国自己有,比中国发达的国家也有,如装备制造业,中国是世界装备制造业大国,德国也是世界装备制造业大国。同样的装备中国制造的价值 100 万美元;但同样功能的装备由德国来生产的话,可能达 500 万美元。中国还处于追赶阶段。

第二种是领先型产业。这指中国在该产业的技术已经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包括家电产业(如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以及高铁等。中国已经处于世界最先进的水平。

第三种是转进型产业。这指过去中国领先,但后来由于中国比较优势的变化而领先地位不复存在,这类产业称为转进型产业。

第四种是弯道超车型产业。这类产业新技术、新产品的研发主要以人力资本投入为主,产品和技术的周期短。中国作为中等收入国家,人力资本目前跟发达国家比差距并不大,中国跟发达国家的差距主要在于金融、物质资本的积累,发达国家已经进行了两三百年,中国是改革开放以后这三四十年才快速积累,存在差距。如果一个产业新产品、新技术的发明创造主要是以人力资本投入为主,从要素禀赋的结构来看的话,中国跟发达国家并没有明显的比较劣势。对这类短周期、人力资本投入为主、金融投入相对少的产业来说,中国可以跟发达国家直接竞争进行弯道超车,而且中国在这方面还有相当大的优势。中国人多,人才多,并且拥有巨大的国内市场,新发明、新创造出来的产品或技术在国内可以马上获得很大的市场。如果这个产品有硬件的需要,中国又是各种部件配套最齐全的国家,所以中国在弯道超车型产业上面的创新也具备比较优势。

第五种是国防安全和战略型新兴产业。这类产业的创新方式与弯道超车型产业的方式正好相反,它虽然也需要高的人力资本,但研发周期特别长,需要十年甚至二十年,也需要大量的金融和物质资本的投入。如果单纯地从当前要素禀赋所决定的比较优势来看,中国在这方面还不具有比较优势,但是有些国防安全的产品无法从国外购入,没有它就没有国防安全。所以,在这种状况下,中国也要支持它的发展。对于有些战略型新兴产业,虽然未必和国防安全有关,研发的时间也相当长,金融物质资本的投入也相当多,照理说中国还不具备比较优势,但是如果一个新的产业方向已经非常明确,中国因不具备比较优势而放弃在这方面的研发,导致战略制高点被发达国家占领,中国未来想进入这个产业,很多技术都无法引进,或是需要很高的成本来引进。所以,即使现在不具有比较优势,从长期来看,现在不投入,未来再进入的成本和风险就会更大。

把中国现有的产业分成这五类,创新的方式各有特色。追赶型的创新主要是以引进、消化、吸收为主;领先型、弯道超车型和国防安全及战略型新兴产业的创新主要靠自主研发。转进型的创新方式,可以是进入附加价值高的微笑曲线两端包括经营品牌、产品设计、营销渠道管理等,需要产品研发或管理方式的创新;也可以是把失掉比较优势的生产部分转移到国内或者海外工资水平比较低的地方去生产,这则需要根据产地的情况进行管理的创新。不同的产业应该用不同的创新方式才能够得到最高的效率。

在创新的过程当中,还要考虑到一些新的平台技术,例如,智能的生产方式以及互联网提供的机会,绿色的技术必须贯穿整个过程。这样才能实现五大发展理念所要求的 " 创新 "。

( 本文作者介绍:著名经济学家、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 )

相关标签: 林毅夫 制造业 自主研发 改革开放 高铁

黔讯网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