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政府军出手救援库尔德武装?更像是跑马圈地

中华网军事 02-25

自土耳其军队在 1 月 20 日发动针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 " 橄榄枝行动 " 以来,各方围绕叙利亚库尔德人问题又展开了新一轮博弈。此前高调宣布要以叙库尔德武装为基础组建 " 边境安全部队 " 的美国,对土耳其的干预行动表现出反对态度,但至今未见在军事或外交领域的实际动作;俄罗斯则 " 闷声 " 支援叙政府军打击东古塔地区的反对派武装的军事行动,对土耳其的行动 " 不闻不问 "。叙利亚政府和伊朗等国也并未作出反应。从上述情况看,如果土耳其此次军事行动及时收手,其打击库尔德武装、维持在叙北部的军事存在的目标基本能够达到。然而,近期有关叙利亚政府将干预阿夫林地区的消息,似乎要为土军 " 橄榄枝行动 " 的命运平添几分 " 变数 "。

图为进入阿夫林地区的土耳其部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据新华网援引叙利亚通讯社报道称,持亲阿萨德政府观点的叙利亚民兵武装将开进叙利亚阿夫林地区,与当地库尔德武装一起 " 对抗土耳其入侵 "。叙利亚库尔德 " 自治 " 当局顾问巴德兰 · 吉亚 · 库尔德也声称,叙政府已经与叙库尔德武装达成一致,将在近期派遣武装进入阿夫林地区。尽管该消息尚未得到叙利亚政府的正式确认,但土耳其政府立即做出了回应。土耳其副总理和外长均对叙利亚政府发出了 " 警告 ",称如果叙政府和亲政府武装向库尔德武装援助,亲政府力量也会成为土军的进攻对象。土耳其高官还宣称这一原则不仅适用于阿夫林地区,也同样适用于曼比季乃至幼发拉底河以东的全部地区。叙利亚政府的干预意愿与土耳其的激烈反应的 " 对撞 ",不仅预示着土耳其打击库尔德武装的目标可能受到挫败,也似乎为库尔德武装提供了 " 转机 "。那么,叙利亚政府干预阿夫林地区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未来的命运又取决于谁呢?

谈及叙利亚政府干预甚至帮助库尔德武装的可能性,就无法回避叙利亚政府与库尔德人关系的历史背景。在叙利亚内战前,叙利亚政府对北部地区的库尔德人一直采取疏远和同化的政策。早在 1960 年代,叙利亚政府即着手将境内的库尔德人隔离,通过拆分库族聚居区的方式增强对库尔德人的控制。同时,阿萨德政府一直推行同化政策,要求库尔德人必须接受阿拉伯语教育,并将库尔德民族身份认定为 " 非法移民 "。然而,由于叙利亚库尔德聚居区临近周边国家(土耳其、伊拉克等)的库族地区,以及库尔德人自身顽强的民族性,导致叙利亚政府的同化政策始终难以奏效,并且加剧了叙政府与库尔德人的紧张关系。不过,由于叙利亚政府的政策仍相对 " 温和 "(相较于伊拉克和土耳其等国),且叙库尔德人未能组织独立的武装,因而库尔德人与叙政府之间保持了紧张的 " 平衡 "。

资料图片:图为在叙利亚执行扫雷任务的俄军工兵部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然而,2011 年爆发的叙利亚内战重新形塑了叙政府与库尔德武装的关系和实力对比。由于对叙反对派有所忌惮,叙库尔德力量并未参与内战早期颠覆阿萨德政府的行动,且趁机向叙政府提出了相对温和的自治方案。不过随着极端组织 " 伊斯兰国 " 的崛起和美国的介入,叙库尔德武装在美国的援助下迅速扩张,不仅在打击极端组织的战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也成为美国借以牵制土耳其、叙利亚政府甚至俄罗斯的一支重要力量。无论基于历史关系还是现实的对立,叙利亚政府对境内的库尔德武装都心存芥蒂,尤其担心库尔德武装成为美国用以分裂甚至颠覆叙利亚的工具。因此,即使在面临土耳其强势侵入叙利亚并扶助亲土反政府武装的情况,叙利亚政府也很难捐弃前嫌,转而支援库尔德武装。

同时,从叙利亚政府的现实状况来看,也缺乏支援库尔德武装的力量和能力。尽管在俄军的强力干预下,叙利亚现政府避免了被推翻的命运,但经历多年战火的叙利亚处于四分五裂、百废待兴的局面。无论是打击反对派还是战后重建,均牵扯了叙利亚政府大量的精力和资源。近期,叙利亚政府军就一直忙于消灭盘踞在大马士革附近的东古塔地区的反对派武装。在这种情况下,叙利亚政府恐怕也无暇将精力和军力投入到与土耳其的对抗之中。

此外,叙利亚政府和土耳其同处于俄罗斯主导的 " 阿斯塔纳框架 " 中,尽管在领土和叙利亚自由军问题上存在分歧,但叙利亚政府也很难就此与土耳其撕破脸皮,与原本协调一致的 " 朋友 " 兵戎相见。更为重要的是,叙利亚政府在这一问题上还要考虑俄罗斯的态度。在对抗反对派和极端组织的战争中,来自俄罗斯的支持是叙利亚政府赖以维系生存的最重要因素。而俄罗斯对于土耳其出兵阿夫林地区的行动,目前仍抱观望和默许的态度。如果叙利亚政府在库尔德问题上未与俄罗斯协调一致而贸然行动,不仅会影响俄叙关系,也难以在后续的战事中获得俄军的支援。基于与俄土两国的关系考虑,叙利亚政府对于干预库尔德问题也应保持谨慎态度。

尽管基于上述考虑,叙利亚政府大规模干涉阿夫林战事的可能性较低。但目前的局势以及土耳其军事行动的不确定性,使得叙政府的干预仍存在可能。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报道中提及的可能支援库尔德武装的力量并非是叙政府军,而是亲叙政府的 " 民兵组织 "。如果叙政府确实存在干涉库尔德地区的意愿,那么派出 " 民兵组织 " 也是一个相对低调且不易激化矛盾的选择。同时,对叙利亚政府来说,虽然库尔德武装对其构成威胁,但土耳其与其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在叙境内建立 " 缓冲区 " 容留反对派,甚至直接与叙政府军发生接触,也是叙利亚政府所不乐见的。因此,亲政府的民兵组织进入阿夫林地区,与其说是 " 帮助 " 库尔德武装,毋宁说是在土耳其可能扩大战事的情况下,提前 " 跑马圈地 ",继续维持库尔德武装的 " 隔离带 " 作用。一旦土耳其 " 欲壑难填 ",不断扩大其军事行动,届时渗透进阿夫林地区的亲政府民兵也能对土军和库尔德武装起到牵制作用,甚至借机扩大叙政府的影响。

从目前叙利亚库尔德地区的形势看,尽管土耳其与库尔德武装是场上的 " 玩家 ",但主导库尔德人命运的仍是美俄两国。在目前美俄对土耳其的有限干预持默许态度的情况下,如果土耳其能在为亲土武装和难民取得一片 " 缓冲区 " 后及时收兵,进而形成土耳其、库尔德武装与叙利亚政府之间新的平衡,则各方亦难有强烈的干涉意愿。但如果土耳其在尝到军事行动的 " 甜头 " 后继续扩大战事,进而试图打破目前的平衡,无论对于支持库尔德武装的美国,还是支持叙利亚政府的俄罗斯,恐怕都不会容忍土耳其的 " 暴走 "。因此,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命运何去何从,并非取决于叙政府的干预,而是在于土耳其的后续行动以及美俄的态度。

相关标签: 非法移民 俄罗斯 土耳其 叙利亚 伊拉克

中华网军事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