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利来:业绩“坠落” 高管违背承诺减持忙

金融界 02-08

听到好利来这个名字,广大吃货朋友可能不约而同想到的是同名的某知名食品专营连锁企业。

本文提及的好利来却不是吃货的 " 心头好 ",而是在深交所上市的好利来(中国)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2729.SZ)。

此 " 好利来 " 作何营生呢?

一言以蔽之,保险丝。好利来致力于熔断器、自复保险丝等过电流、过热电路保护元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旗下拥有管状熔断器、径向引线式熔断器、SMD 熔断器、电力熔断器及自复保险丝五大类产品。

好利来是名来自福建厦门的 "90 后 "(成立于 1992 年),2014 年 9 月于中小板上市,开始走上 " 人生巅峰 "。不幸的是,自此之后,好利来遭遇了业绩变脸的 " 人生危机 "。

上市以后,好利来的业绩如何变脸?是 " 敢叫日月换新天 "?还是 " 风月无情人暗换 "?

业绩变脸

创始人骤然离世

IPO 报告期内,好利来 2011 年 -2013 年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 1.795 亿元、1.719 亿元、2.064 亿元,对应的扣非归母净利润约为 3019 万元、3838 万元、4113 万元。营业收入整体上呈现增长态势,扣非归母净利润逐年增长。

▲数据来源:好利来招股书

然而,自 2014 年上市,好利来的营业收入步入了下滑区间,2014 年上市首年的营业收入约 1.73 亿元, 相比上市前出现明显下降。

同时下降的还有扣非归母净利润,2014 年仅为 3162 万元,比 2013 年下降了 951 万元。

屋漏还逢连夜雨。

好利来上市后 5 个月,2015 年 2 月,好利来创始人黄汉侨的去世为企业再添阴云。

据招股书,好利来的实际控制人是黄汉侨家族,创始人黄汉侨及其夫人郑倩龄共间接持有好利来 63%的股份,其女黄舒婷通过持有 100%股权的旭昇投资间接持有好利来 35%的股份,黄汉侨家族发行前间接共持有 98%股份,上市后,黄氏家族的持股比例也在 70%以上。如此看来,好利来可谓是创始人强力掌控的家族企业。

2014 年 9 月好利来上市时,黄汉侨已逾古稀(71 岁),黄舒婷时任好利来的董事。黄舒婷曾求学于美国,其职业轨迹多涉及分析、管理咨询领域。

黄汉侨因病去世之后,黄舒婷被选举为董事长,郑倩龄被增补为董事,兼任总经理。

2015 年,好利来的经营业绩继续呈现出下滑的态势,黄舒婷没能 " 力挽狂澜 "。

好利来 2015 年、2016 年的营业收入约为 1.57 亿元、1.54 亿元,2016 年的营业收入为 2013 年的 74.65%,上市三年,好利来的营业收入跌去约四分之一。

与上市前扣非归母净利润逐年上涨所相对的则是,好利来上市后扣非归母净利润逐年下跌。好利来 2014 年 -2016 年扣非归母净利润约为 3162 万元、2676 万元、1882 万元,2016 年的扣非归母净利润仅为 2013 年的 45.76%,跌幅较营业收入的下跌程度更甚。

▲数据来源:好利来年报

上市后同样连年下滑的还有:反映产品市场竞争力的重要指标——毛利率。上市前,IPO 报告期内,好利来 2011 年 -2013 年的毛利率为 41.48%、47.03%、44.56%,毛利率整体为上升态势;上市后,2014 年 -2016 年,好利来的毛利率分别为 44.29%、42.73%、40.35%。上市三年,好利来的毛利率已然回到 IPO 报告期初(2011 年)的水平。

▲数据来源:据好利来年报整理

从财务报表来看,好利来上市后扣非归母净利润逐年下降的主要原因是收入下滑和毛利率下滑带来的毛利收紧,其次则是管理费用的逐年增加。管理费用中,增长较多的是折旧摊销费用。

事实上,好利来上市后的主营业务并没有改头换面,同时,好利来仍然是国内熔断器(保险丝)领域的唯一一家上市公司。

然而,放眼全球市场,好利来业绩最好的 2013 年,其业绩在全球的占比为 1.83%,而全球前六大厂商瓜分了全球 89%的份额。好利来上市之前就认识到 " 在全球范围内,电路保护元器件行业形成了欧美日企业为第一层次、以本公司为代表的迅速发展的少数企业为第二层次、在低端产品领域激烈竞争的众多中小企业为第三层次的竞争格局 "。其上市获得资本 " 加持 " 后,好利来仍然在第二梯队厮杀,暂未晋级成功。

在年报中,好利来以 " 下游市场需求放缓,订单有所下降,行业竞争加剧,部分产品单价下调,募投项目启用后,折旧、税金等显著增加 " 为由对业绩 " 变脸 " 进行了解释。

好利来 2017 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其收入约 1.32 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约 1980 万元,较 2016 年同期有所回升。

然而,2018 年 1 月 23 日,好利来发布公告,其 2017 年度预计归母净利润较去年增幅从三季报预计的 20%-60%调整为 0-10%,原因为所得税率从 15%升为 25%以及第四季度销售收入未达预期。

三板斧:重组、减持、清壳

虽然上市后业绩逐年下滑,不过好利来的股价整体还是震荡上行,甚在 2016 年 4 月 -5 月期间,其股价攀升至历史最高。

▲数据来源:Wind

面对业绩持续下滑之忧,好利来做了些什么?

2016 年 6 月 24 日,好利来公告成立以原有旧厂房为主要出资方式设立全资子公司——好利来(厦门)电路保护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好利来电保)。

这一步看似 " 闲棋 ",实乃草蛇灰线。

重组、减持套现、清壳,或许是好利来 " 资本时代 " 的三板斧。

2017 年 5 月 11 日,好利来公告:黄舒婷辞去董事长职务,其夫赖伟星辞去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职务,同时,改选赖伟星为董事长,引入外部人士秦弘毅担任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

据好利来的公告,秦弘毅具有会计、法律、物流、金融、计算机专业背景,乃投资银行专家、并购专家。

好利来涉足资本运作的意图初现端倪。

2017 年 5 月 22 日,好利来董监高人员持有的持股平台——余江县衡明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衡明投资)减持好利来股票共计 27.31 万股,根据持有衡明投资的股权比例计算,其中:公司副总经理苏朝晖减持 61252.26 股,生产总监全明哲减持 47643.66 股,副总经理赖文辉减持 22461.42 股,监事苏毅镇减持 22461.42 股。上述高管的减持股份均占各自所持好利来股份的 60.16%,与招股书作出的 " 本人在好利来科技任职期间每年转让的股份不超过本人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好利来科技股份总数的 25%" 承诺相违背(2017 年 7 月 21 日, 厦门证监局发布 [ 2017 ] 11 号警示函,要求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上述人员需将后续整改情况于 7 月 31 日前向厦门证监局书面报告)。

不到一周,2017 年 5 月 25 日,好利来发布公告,宣布停牌,原因是拟进行重大资产重组。

3 个月后,2017 年 8 月 18 日,好利来发布终止重组股票复牌的公告,公告显示,本次重组拟购买的标的资产之一为无线射频识别(RFID)、智能制造与军民融合物联网行业;之二为新能源储能行业;之三为计算机、新材料行业。但是由于重组相关各方利益诉求不尽相同,部分核心条款无法达成一致,最终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上述重组涉及的三大领域与好利来的本业——熔断器行业相去甚远,但是与市场热点却紧密相关。

随后 2017 年 9 月 12 日,好利来的限售股解禁,15 天内,好利来高管和黄氏母女就密集减持股份,据粗略测算,其套现总额超 9100 万元。

▲数据来源:据公告信息整理

截至发稿日,据好利来减持公告计算,黄氏母女累计实现套现超 1.5 亿元,高管实现套现超 3600 万元。

如果说这次夭折的重组可能还是好利来实体转型的尝试,那么接下来的一波操作则把好利来资本运作的野心暴露得更彻底。

15 天的密集减持后,好利来进行了一波 " 乾坤大挪移 "。

2017 年 9 月 28 日,好利来公告拟将其项下的熔断器、自复保险丝等过电流、过温电路保护元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的相关资产划转至下属的全资子公司——好利来电保。

同时,公司高级管理人员黄恒明、苏朝晖、赖文辉、林文渊、全明哲辞去在好利来的任职,调往好利来电保任职。

赖伟星辞去好利来的董事长一职,转任好利来电保的董事长。

郑倩龄辞去总经理和法定代表人职务,由外部人士杨力担任新的经理和法定代表人。

为此,深交所还特地就 " 杨力并无电子行业从业经验,专业能力是否可靠,是否胜任上述职位 " 问询好利来。

对此,好利来回复称,杨力曾在 20 多年前担任过《上海证券报》副总编辑,此后在上市公司担任董事职务长达九年,其对资本市场和上市公司运作具有系统性了解,好利来现阶段迫切需要杨力的资本运作经验。

至此,好利来成功剥离原有主业,完成了 " 清壳 " 的步骤。

2018 年 1 月 30 日,好利来再次公布了新的布局,拟以自有资金 1000 万元人民币在厦门设立好利来智慧城市科技(厦门)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主要包括市政设施和绿化管理;广告的设计、制作、代理、发布;软件开发、信息系统集成、信息技术咨询、数据处理和存储等互联网服务数字内容服务。

在公告中,好利来称 " 此举是基于公司战略发展需要,有助于提升公司核心竞争力和整体盈利能力 "。


金融界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