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关于陈磊、小米和区块链的故事

钛媒体 01-22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中国上市公司里,从投资角度,迅雷应该是近半年内最受关注的一家。

雪球社区里,美股频道的 "1 小时最热 " 和 "24 小时最热 " 统计里,11 月至今的榜首位置 " 迅雷 " 打不动;每个交易日的交易量和换手率不说第一,至少也是名列前茅;更不用说各大美股交易、数字货币社区里,连绵不断的争执和口水战。

媒体和政府层面,似乎也从来没有哪一家公司这么密集地受到各种 " 关照 "。一个季度的时间内,迅雷的股价、链克(迅雷旗下网心科技发布的区块链数字资产)的场外交易价,挟裹着股民、币民的心脏一起,随着各种相关消息和政策的发布,剧烈震颤。但其实这家老牌互联网公司的市值,也不过踉跄的刚攀过 10 亿美金。

有人说迅雷是 " 下一个 Google",有人说迅雷是 " 江湖骗子 "。如果你持有迅雷发行的股票、数字资产,或者就是迅雷以及相关公司的员工,大概会觉得自己身在方寸之地,而四面都是想置自己于死地的敌人。然后几天内,他们可能突然又变成了想簇拥你登上王座的忠实臣民——这种矛盾正以数天为周期,往复循环。

迅雷可能蕴藏的巨大潜能,或者掩盖的惊天阴谋,像一幅朦胧的画卷,挑逗着所有人来挖掘出答案:迅雷到底是什么?

区块链闪电战

2017 年 11 月 6 日,迅雷发布了他们最新一季度的财报:总营收为 4730 万美元,同比增长 15.6%,环比增长 14%。净亏损 2560 万美元,而上一季度净亏损 970 万美元。并没有什么靓眼的数字,甚至由于迅雷某位发言者磕磕绊绊的英语表达能力,让当时电话接入的我有些头疼,盘前迅雷股价也一度重挫 5% 以上。

但截止当日收盘,迅雷日涨幅是惊人的 24.12% ——在这之后的连续交易日内,迅雷的日涨幅分别是 0.13%、24.93%、13.01%、11.74%、3.88%。事实上从 10 月开始,迅雷已经有过 29.56% 和 39.4% 的恐怖日涨幅,涨幅上双的日子更是不在话下,2 个月 4 美元到 27 美元,6 倍的股价增值能力,闪电般地击溃了很多看空者的心理防线。与此同时,链克的场外交易价值 40 天内最高飙升了令人瞠目结舌的 82 倍。

这才是看似平淡无奇的财报会议,被蜂拥而入的根本原因。因为发布滞后性,这次财报针对的周期是 9 月 30 日之前——事实上,没人关心那之前的迅雷是什么样的。因为 10 月 31 日,迅雷才正式发布以区块链为底层基础的玩客云战略,构建面向未来的共享计算体系——这才是真正的大鱼,所有人都明白在下一次财报发布时,迅雷将发生结构性剧变。

一个月内,就已面目全非。一家没有盈利,净亏损同比扩大(一次性资产减值费用计提 1360 万美元)的公司,成了人气火爆的有奖乐透。区块链、共享计算、分布式云,创新 CDN…… 在投资者眼里,每个概念都是金矿,各种对于迅雷估值的分析层出不穷。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首先,名为 " 下载神器 " 的迅雷,在资本市场早已名存实亡,我也没有在美国上市企业中找到类似的比对。2011 年临门一脚,就在视 " 知识产权如命 " 的美国,因估值腰斩作罢。而 2014 年卷土重来成功登上纳斯达克,迅雷最重要的故事已经变成了 " 干爹 " 小米。但在业务模型没有发生根本性转变之前,市值长期徘徊在 2 亿 -3 亿美元。在华尔街眼里,下载的业务无疑是被忽视的——上市前夕,雷军控制的小米和金山共同投资的数据就已经接近了 3 亿美元。

有人主张应该用 CDN 公司的名义估值。但在美国上市的 CDN 服务商中,有不少是类似亚马逊、阿里巴巴、百度这样的综合型巨兽,没法进行直观类比;唯一的国内同胞 " 蓝汛 ",市值不过在 5000 万美元上下徘徊,是典型的 " 烟蒂股 "。那么目前一个看上去比较简单粗暴的选择,就是北美 CDN 巨头 AKAMAI,占据全球超过 40% 的市场份额。

这家老牌 CDN 巨头的总市值超过 113 亿美元,最新一季度的总营收为 6.21 亿美元,季度市销率 18,简单类比迅雷最新一季度营收为 0.47 亿美元,对应的估值应为 8.46 亿美元,对应股价则是 12.5 美元。

很显然,这样的结果会令很多投资者不屑一顾:虽然规模庞大,这家企业的模式只是代表过去,迅雷的分布式 CDN,部署成本和速度都更令人充满幻想,理应获得更高的溢价,更何况迅雷的玩客云战略露面后,尚未发布过一次财报。

《福布斯》这样的媒体也认可这样的观点,认为这种分布式云计算的成本只有亚马逊的二分之一。" 世界上最有价值的酒店管理公司没有客房,世界上最有价值的运输公司没有车辆,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媒体没有自己生产内容。那么会不会有一天,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云计算公司没有任何服务器呢 ?"

一个很乐观的设想,但在迅雷没有真正展现出所谓 " 共享计算 " 的成本和销售神话以前,功利偏见的华尔街会不由分说地扣上 " 中国的 AKAMAI" 的帽子,就像他们认为阿里巴巴就是中国的亚马逊,腾讯就是中国的 Facebook。

此外,迅雷看看和金山快盘在三季度财报中的一次性资产减值意味着," 中国的 Youtube" 和 " 中国的 Dropbox" 已经与迅雷毫不相干。但已经有分析机构给出令人心悸的超百亿美元估值,这种疯狂的乐观来源无疑是区块链概念——链克(此前叫玩客币),一种激励用户分享闲置宽带资源的数字资产。

为这个概念估值现阶段已经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比特币的狂飙让全世界都陷入了一种半梦半醒状态,任何看上去很愚蠢的强行挂钩区块链概念行为,居然短时间内都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例如改公司名称的 Riot Blockchain,Long Blockchain,在此之前他们分别是一家生物医药和饮料公司;消失许久、发个消息说我马上要做区块链的人人、中网在线 …… 这些公司都在一夜之间获得了数十倍的涨幅。

截止目前,区块链上市公司中市值可能最高的叫 Longfin Corp,因为在上市后收购了一区块链相关的公司,两天时间内股价涨幅超过 25 倍,市值曾高达 70 亿美元(最近回落到 20 亿~30 亿美元)。

毫无疑问,以这些公司作为类比为迅雷估值,会是一个大笑话,就像现在有人试图预测 1 个比特币的最终价格会是多少美元。

虽然其中肯定有蹭区块链热潮的想法,但从业务和产品角度来看,不得不承认迅雷与上述企业相比,要超前和扎实得多,也更有资格发起面向资本市场及用户的区块链闪电战——没有长年的技术准备、供应链梳理,他们绝无可能在 2 个月的时间内售出百万级别的玩客云设备(最新活跃的玩客云数量已经超过 90 万台),并且部署链克体系,甚至开始推出区块链应用开放平台。等到暴风、360、极路由等实力不弱的跟随者,发布类似硬件已经是最近的事情了,突袭已经结束。

对于资本市场来说,迅雷的故事,至少现在属于区块链。这片巨大的迷雾,不仅让投资者困惑,也让迅雷自己困惑。而困惑,就需要付出对等代价。

铁血陈磊

2018 年 1 月 12 日当晚,美股开盘前不到半小时,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点名迅雷链克为 " 变相 ICO",导致当日股价大跌 27% 之多,令众多投资者猝不及防。

类似这样的股价暴跌,就和他们的暴涨一样常见。11 月 6 日,-25.09%;11 月 27 日,15.66%;11 月 29 日,-31.11%;12 月 19 日,-15.32%;1 月 12 日,-27.38%…… 资本市场上甚至出现了 " 迅雷一日,阿里一年 " 的说法。

迅雷 CEO 陈磊直言这样的指控让他很惊讶。" 我们是业内唯一在国家出台禁止 ICO 政策之前,公开反对 ICO 的做区块链的企业。从去年 11 月开始出现交易平台起以来,迅雷已推出了十余项打击投机和炒作的相关政策,怎么可能会再去发布交易教程。"

在国内企业有可能要付出的最大代价,通常就在监管层面。强如阿里巴巴这样的全球巨头,面对监管也必定会经历阵痛—— 2015 年初因为与工商监管部门因为电商平台假货问题的对峙,直接导致此前一路高奏凯歌的股价进入下行区间,一度下探至 60 美元以下,数月后才开始重新振作。

而区块链这样革新性与不确定性并重的技术,绝对有资格收到重点关照。迅雷既然享受到了闪电战的红利,也必须作为前锋面对扑面而来的台风。这种来自高维度的波动影响,考验的是企业最高层的顶层设计及突发应变能力。

" 我非常理解作为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对用户的保护之情。" 陈磊表示后续会积极拥抱加入协会,接受监督。

委曲求全,作为一家上市企业的带头大哥,陈磊绝不只是在表面上应付监管,而是近乎惨烈地推出了一系列铁腕措施——其中的一些,甚至直接让他成为了投资者甚至用户的罪人,甚至将他与乐视创始人贾跃亭相提并论。

在链克暴涨 82 倍、投机者赚得盆满钵满的背景下,发送措辞强硬的律师函给交易网站,宣布链克钱包实名制,封锁场外交易通道,一直到最近的被形容为 " 自残式核武器 " 的关闭钱包转账功能,几乎将链克的投机价值打压至谷底,同时间接地让迅雷股价遭遇血洗,剧烈震荡,各种投资社区和聊天群里对于陈磊的做法怨声载道。

这可能也是许多人对于陈磊爱恨交加的原因。在一群人眼里,陈磊像是一个喜怒无常的暴君,将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收割韭菜的操作熟练无比;但在另一群人眼里,陈磊是个有远见的领导者,雷霆铁腕证明了他的能力,是迅雷穿越迷雾一般不确定的区块链产业时,最大的确定性因素。

陈磊正式履新迅雷 CEO 的时间是 2017 年 7 月 6 日,截至目前不过半年时间。但从 2014 年开始,他就已经成为迅雷的 CTO;此前,他是腾讯云计算总裁,腾讯的云计算和广点通广告体系均出自他手,腾讯云的发展已经成为阿里云在国内的强劲对手,被马化腾寄予厚望,腾讯前 CTO 张志东评价他是 " 腾讯为数不多的能留下来、并真正做出贡献的海归派 ";更早之前,谷歌、微软的工作经历将技术的标签烙在了他身上。

很难想象,这样履历光鲜的工程师会利用变相 ICO 来做投机生意。我更愿意相信当前的迅雷,是在区块链的凶险浪潮中,试图努力掌握方向的一艘船。但外部环境投机环境的失控,可能已经超出他们原本设想。但舵手的能力,将直接决定这艘船是在区块链的泡沫中被撕成碎片,还是找到新大陆顺利靠岸。

陈磊的角色就是舵手。作为新迅雷的创造者,他可能也是最能回答迅雷是什么,或者想要成为什么的人选,并且蓄谋已久。

" 迅雷的愿景是成为一家没有服务器的云服务公司,在全球还没有人能够做到 "," 区块链能帮助共享云计算解决公平分配和价值度量的难题 "," 法币很难完成一些碎片化的任务回馈,而近似于无限分割的链克可以 "," 链克背后并不是迅雷公司的股票,也不是我个人的价值,更不是一个大资金池的一部分。它最终代表的是节点用户闲置资源的价值 "。这是陈磊为迅雷设计的整套区块链逻辑。

2017 年 12 月 20 日,迅雷宣布将云计算业务将进军全球市场,计划 2018 年 1 月或 2 月进入中国临近国家,上半年进入美国和欧洲,成本可能是亚马逊的三分之一;2018 年 1 月 4 日,迅雷宣布获得美国 FCC 认证和欧盟 CE 认证;1 月 16 日,迅雷宣布推出链克开放平台,接受开发者申请;1 月 17 日,玩客云开始在香港地区发售。

链克开放平台的后续发展尤其值得注目。在区块链逐渐被收紧的现阶段,这项业务的后续发展将直接影响迅雷共享云计算的业务链条能否最终建立。

你可能也是第一次知道这样的企业掌舵者,两个月让迅雷股东回报 5 倍以上(截止写稿时迅雷股价为 16.39 美元),却依然 " 毁誉参半 "。" 铁血 " 陈磊倔强、甚至不择手段地坚持了既定的航向,已经告诉所有人他想要的迅雷是什么。但在功利现实的资本和人性面前,他的航线上注定遍布 " 百慕大三角 "。

小米 " 第三帝国 "

2018 新年伊始,小米准备启动 IPO 的消息不胫而走——这可能是继 2014 年的阿里巴巴之后,全球市场最关注的 IPO 了,500 亿 -2000 亿美元的估值预测,让小米创始人雷军也有望打破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和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的 " 双马垄断 ",成为中国新首富。这注定成为又一场盛宴。

2014 年,迅雷 IPO 前夕,小米投资 2 亿美元占股 27%,成为迅雷第一大股东,拿到 3 个董事会席位。值得一提的是,根据迅雷的招股说明书,当时其第二大股东同样是属于 " 雷军系 " 的金山,持股 11%。

迅雷的原班管理层也在此后开始回撤:2016 年 1 月,联合创始人程浩离职;2017 年 6 月,创始人邹胜龙卸任 CEO;2017 年 9 月,原 CFO 武韬辞职离开。

随后的 11 月末," 真假迅雷 " 的黑天鹅事件爆发。陈磊的迅雷公司和原迅雷高级副总裁於菲控制的迅雷大数据公司公开互相指责,直接导致迅雷股价几乎腰斩,股东群体损失惨重。最终在各方协调下,以於菲与迅雷品牌彻底切割,以及原董事长邹胜龙的卸任而落幕。

新上任的董事长是王川,小米高级副总裁。很显然,只要雷军想,他随时能在迅雷董事会中 " 只手遮天 "。而 " 迅雷是什么 " 和 " 迅雷的价值到底有多大 " 的问题,很大程度上也将取决于在小米的未来版图中,迅雷的位置是什么?

雷军的志向无需质疑。以他的能力和江湖地位,小米的目标绝不是成为又一家传统的手机或家电品牌,而一定是建立腾讯和阿里巴巴之后的中国新经济 " 第三帝国 "(华为、格力这样优秀的企业,仍属于制造类企业)。

这把交椅原本属于李彦宏的百度,但 BAT 中的 B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陨落后,目前仍处于重振旗鼓的过程中;周鸿祎的 360 曾经携 PC 端的巨大流量,凶悍地强攻腾讯和百度,但随着 PC 经济的衰落,他们也开始偏 " 安全 " 一隅;京东和网易实力和市值都不弱,但也只能在电商和游戏两个局部战场,给马云和马化腾制造一些小麻烦。

目前看来,确实只有小米最可能开创另一个王朝。已经规模化的智能设备制造业务,经过将近 8 年发展后,已经在量产、销售、品牌等多个层面占据主动。而这种壁垒,即使是腾讯和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也无法轻易介入——马云和马化腾都曾试图制造智能手机,但对这个领域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

而以规模化的设备部署为起点,小米的文娱、金融、电商、云计算等核心业务虽离腾讯和阿里巴巴还有不少差距,但起点已经超越绝大多数企业的高点。此外,他们还利用庞大优质的现金流和资源,注入多家第三方企业,建立了囊括多领域的生态系统。

迅雷就是雷军落在云计算上的一子。而陈磊就是被雷军说服来到迅雷的,目的就是做好他非常看好的星域 CDN。2015 年 6 月 25 日,在星域品牌的发布会上,雷军亲自来到发布会现场为迅雷站台。

其实小米自身也有云服务,但更多是作为 MIUI 的标配出现,流转在小米体系内部,面向大众用户。与阿里云、腾讯云面向行业输出巨量计算能力的云服务相比,仍然处于初级阶段。

" 很多人认为我们投迅雷是在投下载、会员和迅雷看看,但其实最看重的还是星域。" 雷军说刚听到星域 CDN 的想法时,让他兴奋得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 闲置的带宽资源、计算资源、存储资源全部连接在一起,然后提供给需要的人。这是一个颠覆性的东西,类似于 Uber 的共享模式,会对整个云计算行业会有巨大的推动力。"

从这个角度看,迅雷对于小米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甚至到了一定时刻,迅雷全盘进入小米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如果能拥有正面对峙腾讯云甚至阿里云的能力,雷军求之不得。不能马上这么做的原因应该有很多:资产退市注入的繁杂流程、行业云计算前期的巨大消耗、考察迅雷现有团队能力 …… 万众瞩目的 IPO 之前,这算得上是一个明智做法。

无论如何,小米支持迅雷做好星域的决心和耐心能从很多事情上被验证。例如小米设备中的下载服务商一定是迅雷;例如 " 真假迅雷 " 事件中,身为最大股东的小米支持陈磊的强硬姿态,甚至不惜将迅雷的创始高层清理殆尽。

而小米入股后的迅雷已经前行四年,仍然是命途多舛,但至少星域 CDN 的大战略没有发生变化——变化的一直是收集闲置带宽和计算资源的方式。

从早期打着 " 众筹带宽服务 " 名义的水晶计划,用兑换现金的方式鼓励用户分享 PC 和手机端的带宽,逐步进化为直接 24 小时联入的家庭路由器带宽,一直到最近 " 迷人而致命 " 的区块链和玩客云。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可能也是迅雷自下载时代以来,最幸福的一段时间——至少他们能心无旁骛往一个方向前进了。

当然,不能指望小米和雷军的支持能永远持续。

小米的全硬件生态能否成为星域计划的新节点?链克能否在小米生态中流通?迅雷能在小米生态中占据什么样的位置?迅雷是继续独立发展还是进入小米体系?星域能帮助小米挑战腾讯和阿里吗?

想象很美好,但现阶段也仅仅是想象而已。其实有些问题的答案,不该靠小米给,迅雷得用实力,自己向小米争取。

结尾

时至今日,能够决定 " 迅雷是什么 ",或者确定 " 迅雷的价值是多少 ",仍然充满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各方分歧严重。

或许可以效仿 " 微信教父 " 张小龙多年前对微信的定义:你如何使用微信,决定了微信对你而言,它到底是什么。

那么,对于投资迅雷这件事而言,你看成是在二级市场、币圈的短期投机,还是押注陈磊、小米和区块链的风险投资,决定了迅雷对你而言,它到底是什么,价值几何。

无所谓好坏,冷暖自知。

相关标签: 迅雷 区块链

钛媒体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