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 CEO 赖奕龙:在声音的世界里,年轻人都在意什么?

极客公园 01-22

经历了 2015 年的一轮爆发之后,移动音频 APP 的市场已经出现明显分野,成立于 2013 年的荔枝还坚持在 UGC 的领域里。

为了拓展更多可能性,2013 年诞生的荔枝做「去电台化」的尝试,1 月的一场发布会上,这家公司抛弃了沿用了四年的产品名中的 FM,改名荔枝。从最初的录播内容、私人电台起家,荔枝如今已经在探索更多与「声音」相关的玩法,这些玩法包括直播、声音交友、声鉴卡等,而事实证明,在年轻人市场空间里,这种最先起源于电台、提供陪伴意义的传播介质依然很有魅力。目前在荔枝的平台上,聚集了过亿用户,直播打赏收入超过了 1 亿,远远超过广告带来的收入,已实现规模化盈利。

在荔枝构建的社区里,活跃着的 90% 用户都是 90 后和 00 后,用户活跃度的高峰是晚上 12 点。声音的背后是陪伴经济,也集中反映了这个时代年轻人独特的社交需求和特点:不看重 LBS、不希望见面,不关注星座……

在 2018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荔枝创始人、CEO 赖奕龙分享了与年轻人社交相关的一些观察与数据,或许能帮助你更好的理解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和伴随他们诞生的「陪伴经济」。

以下是赖奕龙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的演讲全文(经过极客公园编辑):

今天我到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可能大家不太知道的声音的世界、语音的世界。

我创办荔枝 FM 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我原来是个电台的 DJ,我觉得很多声音上有才华的人没有地方去表达自己。你写文章写的好,你可以去写微信公众号,你写段子写的好,你可以写微博,但是你声音表达非常好,是没有一个平台给你表达的。所以,我们就基于这个出发点做了荔枝。口号就是:人人都是主播,让大家都能够做播客。

我们早期做了一个很好的录音工具,平台有一个主播叫程一非常火,就是在晚上起到一个陪伴的作用,现在基本上很多女性在晚上,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听他的声音。

我们前期很多用户都是女性,后来很多是 95 后。在我们平台上,90 后和 00 后用户占了我们 90% 多,很多年轻人跟上一代人不同,他们在二次元的世界影响下成长的,所以他们会有很多对声音的想法,后来我们也推出了语音直播,大家也看到了我们的截图,我们的语音直播有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屏幕,年轻人有个共同的话题,在一个共同的话题下面,大家一边听、一边聊,现在我们有 7000 多万条聊天信息。其实它变成一个年轻人聊天的地方了。

在我们平台聚集了非常多的年轻人,我们开始考虑从内容想做更多的互动、更多的社交,所以我们做了一些年轻人的社交习惯的调查,因为我们每做一个产品,我们都得去了解一下用户的想法怎样的,需求是怎样的。我们想了解一下我们平台上那些 95 后,他们对社交怎么看。

调查的结果让我们非常吃惊,跟我们理解的世界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我们理解的社交可能就是以陌陌为代表的,大家需要同城、需要 LBS、需要能够见到面,一切的东西都是为了最后的见面来铺垫的,但是我们调查 95 后之后,发现非常的不一样,这个是我们调查的内部数据。

首先,我们发现年轻人的社交是不需要见面的,这一点非常意外,95 后他们的社交不是冲着见面去的,他们都是生活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面,他们不像我们上一代,我们社交都是为了见一面,他们不一定要见面。像我们语音直播,有很多打赏的人,不希望见到主播的,这个跟视频完全相反的,视频很多打赏是最后为了见一面,音频上面是不为见面的,什么原因呢?因为他听他的声音,他可以想象他是任何一个人,他可以想象他是梁朝伟,也可以想象是鹿晗,如果见面了,这个都破坏了,所以我们打赏的用户很多时候是不希望见到主播的

他们在我们平台上的社交,他更关注的是一些我们很不同的东西,因为荔枝是一个声音平台,声音好听不好听非常重要,我们的工具做了很多声音美化的东西,还有就是共同的兴趣爱好。比如说二次元,但是二次元是一个很范的,二次元里面分了很多很细的,二次元里面有做剧的,有古风的,古风的跟二次元又不一样,他分的很细,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二次元代表一种兴趣,里面再分得更细,你是不是我最细的那个领域,他们非常关注这些。

让我们最掉眼镜的,95 后不关注星座,这个让我们非常吃惊,因为 70 后、80 后,我们对星座这个东西是非常关注的,在 95 后里面,我们在设资料的时候,要不要设星座这个问题的调查是不需要,他们不关心星座,他们认为关心星座的都是叔叔、阿姨们,所以他们不关心星座。

他也不在意是不是同城最后能不能见面,因为大家都是二次元的人,为什么要在线下去见面呢,他们是不需要见面的。等等这些调查让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特别是 95 后),他们很多想法都不一样,我们有一些总结,我们经常讲,虚拟就是现实的前戏,所以我们需要聊很长时间,去做很多的铺垫,然后再约个饭局什么的,可能是我们所理解的社交。但是,现在的年轻人虚拟就是很真实的一面,他在他们的世界里面,可能大家更喜欢在虚拟里面的社交,并不喜欢在现实里面面对面的社交,因为现在的年轻人,他们的内心很孤独,但是他们又不愿意真实的接触人,我们发现这个现象非常普遍。

大家很孤独的时候,他都在线上做交往,所以产生了很多像 B 站这样的社区(二次元的文化),但是它一般不太喜欢在现实里面去见面,虚拟不再是现实的前戏了,这个跟以前不一样的。

还有一点非常特别,陪伴的方式,可能刘筱、陈一那种,每天以第一人称给你讲一句话:「哦,亲爱的,你今天晚上睡了吗?你今天的心情怎么样」,这种陪伴也是一种。有一些是二次元的。还有一类是 ASMR,也让我们非常奇怪的,这么一种没有内容的方式,学名叫颅内高潮,你一定带着耳机听,你带着耳机听,你的头皮会产生各种的反应,这就是所谓的颅内高潮,这个非常受年轻人欢迎,我们最早想做一个 ASMR 的硬件,后来我们用算法,你用任何的输入方式,最后都变成一种 ASMR,现在每天无数的年轻人都在我们的平台上用 ASMR 睡觉,凌晨 12 点到 13 点,带着的耳机,主播在干什么?不是说话,拿了一堆道具,这边敲一下,那边弄一下,各种各样的,哄你睡觉。现在很多年轻人晚上不听 ASMR 是睡不着的。

陪伴来说,以前我们给你讲个故事,但是现在不是,现在有很多种方式,说什么不重要,关键是你有个声音在那里响,他能够感觉到。

我们明显的感觉到,声音就是一种新的社交的维度,在美国可能 Snapchat 是用视频在社交,还有 Instagram,是用图片在社交。在我们平台上,声音的社交玩的也很火,我们推出了很多跟声音有关的社交,比如说像《非诚勿扰》一样,8 个人在直播间聊天,最后成为朋友了,还有通过唱歌来交朋友等等。

声音的交友变得非常火爆,我们也有一个完全不看脸,听声音交朋友的应用,非常受欢迎,只听你的声音,然后跟你聊,不要给我发你的真实照片,上面大量的照片都是卡通的。所以,年轻人的世界是非常特别的。

2017 年 1 月 19 至 21 日,极客公园携手前沿社企业家和前沿社思考伙伴 ThinkPad,通过前沿社的思维体系梳理 2017 年热点事件的关联逻辑,运算出隐藏在背后的科技本质,共同提升科技素养,击退喧嚣,构建属于科技主义者的价值判断体系。

相关标签: 高峰 鹿晗 陌陌 微信公众号

极客公园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