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学校补课学生:不让上学我就去华强北

现代快报全媒体 09-20

现代快报讯(记者 郑晓蔚 邱骅悦)连续投诉学校补课收费的举报信发出之后,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 16 岁少年刘文展被学校劝退,本应读高二的刘文展已在家待了二十来天。他说,目前的状况就是 " 看书和睡觉 "。

△刘文展在知乎上展示的举报回复

今年 3 月 7 日,刘文展向国家信访局网上信访信息系统发出了第一封举报信。刘文展在信中称,于都实验中学存在周六上午及周日全天的收费性质补课行为,而他也曾于高一上学期及高一下学期初通过其他网络渠道举报此事,但时隔半年,学校依然在补课。他认为,于都县教育局不作为,于是在发给国家信访局网上信访信息系统的举报信中,恳请赣州市教育局及以上部门明察。

△刘文展在知乎上展示的举报截图

几天后,刘文展所在的高一(10)班班主任赖晏斌单独找到他,指着一个电话号码问是否是其父亲的。刘文展称是自己的。随后,班主任的话题转向了最近学校被举报这件事。刘文展觉得自己举报的事暴露了,便向国家信访局网上信访信息系统发出了第二封举报信:投诉学校违规补课以及收买举报人信息;县教育局出卖举报人信息,且对于都实验中学违规补课以及收费情况放纵不处理。

刘文展称,自第一封举报信发出之后,校方曾多次找其及家人谈话,要求他停止举报。其家人曾劝他 " 不要继续举报 ",但他仍坚持以每周一次的频率举报学校以及教育局。9 月初,刘文展在知乎发布了一篇《我举报学校被教育局泄露信息,后反被学校威胁 " 不停止举报就退学 ",怎么办?》的文章。他描述称:" 我的班主任,年级组长以及校长不断通过面谈和打电话的方式骚扰威胁我和我妈:不停止举报就追回所免学费并且责令我强制休学。临近开学,班主任发来消息称学校本学期不接受我的报名。"

△刘文展在知乎上展示的班主任微信截图

在刘文展上传的微信截图中,一位微信名为 " 暗夜 " 的人士向刘文展妈妈告知称 " 接到学校通知下学期不接受刘文展的报名,请换一个学校 "。开学后,刘文展一直未能返校。

9 月 20 日下午,刘文展在家中接受了现代快报记者的电话采访。

刘文展表示,不会接受校方私下道歉。他坚持认为,教育局泄露了举报人信息,自己被劝退系校方打击报复。他要求,上述单位承担相关责任,并公开道歉。如果从此不能上学,他打算明年去华强北做手机生意,他对这个感兴趣。

等于是让班主任背锅了

现代快报:在家多久了?做些什么?

刘文展:大概有 20 多天了,就是看书睡觉。

现代快报:这几天学校跟你进行过沟通吗?

刘文展:昨天(9 月 19 日)校方和教育局(相关人)都来我家了。

现代快报:有沟通结果吗?

刘文展:他们的意思是说,拒绝我报名的不是学校,是班主任一个人的意思,等于是让班主任背锅了。他们代班主任向我道歉,希望我回去读书。

现代快报:现在班主任还和你沟通吗?

刘文展:没有了。

现代快报:昨天班主任本人来了吗?

刘文展:来了,但没向我道歉,是我们校长替他跟我道了歉。

我不会去之前的学校

现代快报: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刘文展:我打算明年去华强北啊,因为我现在也在做一些手机生意,通过网上交易,我对这方面比较感兴趣,也比较擅长。

现代快报:你父母应该不会支持你去华强北吧?

刘文展:他们没有想法的。一般的事都是我自己做决定的,他们无权也没有能力干涉。

现代快报:不准备继续上学了吗?

刘文展:如果可以转学的话我会继续读下去。我不会去之前的学校,在那个学校(于都实验中学)有人害我。

现代快报:对于转学有什么计划吗?

刘文展:没有,等教育局道歉后会有这方面的(考虑)。

现代快报:有报道说,你曾在初中阶段也写过举报信,当时举报的内容是什么?

刘文展:是我们当时的班主任在校外补课收费,这个举报一直处于待回复状态,没有结果。

现代快报:假设你真的不选择读书选择步入社会,你去了华强北以后再遇到类似认为不公正的事情会怎么做?

刘文展:我会继续举报,我这人就是比较爱管闲事。我看到了肯定会举报。

家人比较传统,永远认为老师是对的

现代快报:你目前的诉求还是希望有关部门公开道歉吗?

刘文展:没错,希望他们道歉,并且要承担法律责任。

现代快报:因为泄露了你的信息?

刘文展:对,还有报复陷害。

现代快报:你家人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刘文展:我家人比较传统,他们永远认为老师是对的,我是错的。

现代快报:关于举报的事,你的父母事先并不知情?

刘文展:对。

现代快报:你的同学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刘文展:他们大部分都是支持我的。

现代快报:有愿意接受采访的同学吗?

刘文展:我现在因为举报学校的事遭到报复了,所以我的同学都拒绝接受采访。如果采访的话,他们担心也会遭到报复。

现代快报:同学私下还和你有过交流吗?

刘文展:有的,他们都很支持我,让我继续做下去。

现代快报:现在网上也有一种声音认为,学校补课其实是为了学生好,你怎么看?

刘文展:我考虑到了,但我并不是举报学校补课,而是举报学校收补课费。

不后悔,我就是爱管闲事

现代快报:你现在承受着上不了学的代价,你对举报有后悔吗?

刘文展:不后悔啊,如果能重来的话我一样会这样做的,我觉得很高兴做这种事,我就是爱管闲事。我并不觉得自己有责任感,也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爱管闲事。

现代快报:校方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说了你一些缺点,你怎么看?

刘文展:我只是做了我觉得做得对的事情。他们觉得我做错了,认为我很偏激,我只是没有停止举报而已。

现代快报:能和你母亲聊聊吗?

刘文展:我母亲拒绝采访,她比较抵触这个事情。

(编辑 张爱红)

相关标签: 举报 快报 教育 赣州 江西

现代快报全媒体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