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花边阅读 08-17

若干年前,我在深圳胖鸟剧团排演的话剧《等待戈多》里饰演了 " 孩子 " 这个小角色,李银河也来看了,手里还牵着她收养的小孩壮壮。

散场后,邀请她过来看戏的老师走过去和她打招呼。当时人很多,我没听清楚他们说了什么,但人群中的她声调很低,面容淡然,和我见过的许多意气风发的名人完全不同,也跟我想象中那个一直在制造争议话题,锋芒毕露的学者判若两人。

看起来,她一点都不想显得与众不同,也不觉得自己很特别,就像一个普通、亲切的邻家阿姨。

后来,看到她说的一句话:

" 不要那么认真地看待自己,没有人会这样看待你的。每个人都容易犯自我中心的错误,其实自己没那么重要,跟自己有关的一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别把自己看得太重,我心里想,这说的不就是她自己么?

**

大约我们都经历过把自己看得太重的时刻:15、6 岁,不知道手该放哪里,其实你想放哪就放哪,根本没人在意;别人一句话,自己难受半天,可别人只是无心之失,根本不是有意伤害;朋友邀请另一位朋友去玩,没有邀请自己,于是很不爽,然而,朋友本来就是很轻松的关系,彼此都没有责任一定要和对方绑定在一起 ……

把自己看得太重,就很难真正地认识自己;把自己看得太重,说到底是自尊心太强,太敏感,多少还有点自卑;把自己看得太重,就无法过得随心所欲,生活也不会很轻松。

我们是不是重要人物,不是由自己决定的;把自己看得越重,很可能在别人眼中就越轻。

***

早就不把自己看得很重的李银河说自己在 43 岁那年获得了真正的自由," 在我获得了最终的自由之后,曾快活地想道:今后我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了。我暗自对自己发誓,今后所做的一切事都将仅仅是我愿意去做的 …… 生命本身虽无意义,但有些事对生命有意义;生命是多么短暂,我想让自由和美丽把它充满。"

这些年来,李银河确实越来越洒脱。

她坦诚了自己失败的初恋," 记得刚分手的时候,我坐在教室里,想用刀子割自己的手臂,因为觉得只有用肉体的疼痛才能压住心中的疼痛。"

公开了自己和 transexual(跨性别者)爱人,开出租车的 " 大侠 " 同居的事实。

在公开出版的书中如实描写了她与王小波的诸多私密细节:接吻、捆绑、鞭打 ……

你可以不接受李银河的生活,不接受她的想法,但你不能不承认,她敢于说真话,她确实是放下了," 活开了 "。

****

不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才能容许自己是不完美的,活出真正的自己,也才能拥有真正的自信,达到真正的坦荡,敢于表达并坚持自己的主张。

长期以来,李银河面临着种种非议,虽然她有时会被误解弄得有点无奈,但她从来没想过妥协:" 有人曾经说我的观点超前国情 50 年,如果真是这样的,我宁愿再被误解 50 年。"

她这样说过," 一个合理的社会应当是其中每一个成员都受到最小的压抑的社会(完全没有压抑是不可能的),是其中每一个人都最大限度地获得快乐和自我实现的社会。"

这也许就是李银河之所以一直坚持 " 唠叨 " 的原因,她不把自己看得很重要,却把别人看得很重要,她想 " 帮一部分沉默的群体发声。" 改善他们的处境。

*****

写过《沉默的大多数》的王小波说过这么一句话:" 智慧本身就是好的。有一天我们都会死去,追求智慧的道路还会有人在走着。死掉以后的事我看不到,但在我活着的时候,想到这件事,心里就很高兴。"

现在,王小波早已走了,李银河依然在追求智慧的道路上,我很冒昧地揣测,如果王小波看到现在的李银河,心里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相关标签: 李银河 王小波 沉默的大多数 等待戈多

花边阅读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