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纪录片首登中国大陆,中国导演曾在可可西里拍藏羚羊

世界说 08-12

了解全球局势,世界趣闻,微信关注一个就够了:世界说(ID:globusnews)

编者按:由中国导演范立欣、作家严歌苓、演员成龙等参与制作的 BBC 纪录片《地球:神奇的一天》已于 8 月 11 日登陆全国院线,这也是 BBC 纪录电影首次登上中国大银幕。世界说准备邀请几位读者一起来观赏这部难得的纪录片。在此之前,世界说专访了该纪录电影的联合导演、两项艾美奖得主的中国导演范立欣,和中国纪录片导演的国际征途。希望能给读者们带来一些对中国纪录片发展现状的思考。

8 月 1 日,《地球:神奇的一天》在北京首映。这部 89 分钟的野生保护电影是 BBC 纪录片第一次登上中国大荧幕。落幕之后,中方导演范立欣走上前台和观众打招呼合影留念。当天他一身消瘦,黑衣背后纹着繁复的龙图,和一身白衣的成龙相呼应。从去年八月入组到今年八月上映,范立欣用一年时间,和 BBC 的西方制作团队合作,将一部西方基因的纪录片解码为中国人的文化语言。

范立欣是中国最国际化的纪录片导演之一。过去 20 年他的大部分电影都有国际投资方。2010 年,一部讲述中国春运的纪录片《归途列车》让他成功打动东西方观众,斩获国际奖项无数,也成为第一位获得艾美奖的中国人。无论是将中国故事呈现给外国观众,还是把外国的故事 " 翻译 " 给中国受众,考验的不仅是范立欣的选题意识,更磨炼他 " 用国际通用的语言讲故事 "。而如何平衡西方对中国奇观般的审视和中国人自己本体身份意识,范立欣自有一套成熟的方法论。

" 和 BBC 拍片,我要带着镣铐跳舞 "

" 是 BBC 直接联系我的。" 回忆起这部电影的缘起范立欣的声调一下子扬了起来," 我第一次接到 BBC 的邀请的时候其实是欣喜若狂的,因为我作为一个中国的纪录片人,能够参与到这么大的一个制作当中,而且是在整个世界电影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的一个影片,我觉得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情。"

《地球:神奇的一天》的上一部《地球》在 2006 年上映时大获成功,但当时并没有引进中国。《地球:神奇的一天》不同于第一部悲观的基调,而更正面温情。影片以时间为轴,讲述了 24 小时之内地球大自然细微而奇妙的变化。范立欣在后期介入了这部电影的制作。事实上他和野保类影片渊源已久。四五年前他曾到可可西里拍过藏羚羊的迁徙,也曾去云贵川一带拍摄过滇金丝猴,所以这一次和 BBC 的合作也水到渠成。

在制作过程中范立欣和 BBC 有过分歧:西方观众的口味更平和,而中国观众需要放大情绪和冲突。影片以锦蛇和海鬣蜥的角逐开场,晨熙之中锦蛇开始了觅食之路,而它们的目标是刚出生的海鬣蜥。" 那个场景呢,非常扣人心弦,但是也很血腥。" 两国双方关于这个镜头应呈现多少产生了分歧。英国制片方考虑到该电影的受众多为亲子,决定减少血腥的画面,而中方则觉得镜头中的场景 " 其实还好 "。

" 事实上我们在中国找过一些目标群众做试映,小朋友们其实就特别好玩,在电影院里看到那个追逐的场面的时候惊叫不已," 范立欣一边说着,一边学小朋友们用手遮住眼睛但还是透过指尖缝隙偷偷看的场景," 试映结束之后就问小朋友你们怕不怕,他们都说‘怕,但是想看’,其实中国的孩子接受能力还是很强的。"

但在影片母题上范立欣和 BBC 没有本质的区别。在大自然经历了一整天的冒险之后,影片结尾来到人类的城市。而此时已是夜晚,万物遵循 "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 的生活方式,唯独人类在此刻还掌握着自己的光明。" 我们是分享了同一个理念,或者说达成了一种共识,人类和地球上的所有其他的生命是共享这个蓝色家园的。那么我们就必须去现在就开始思考,我们下面应该怎么做,才可以其实拯救我们自己的未来和地球上的生物。"

" 我一直在做一个暗度陈仓的事情 "

范立欣的工作室窗明几净。三间房加一间大客厅,面积不大,面靠大望路的落地窗,在一长条的办公桌上,点着从日本带回来的香。工作室的地上立着《归途列车》的海报,墙上贴着团队在中国各地拍摄的花絮照片。参与《地球:神奇的一天》的制作,范立欣要延续 BBC 的西方制作班底的基因的同时,还要表达出东方的气韵,这不仅需要中国人的参与,还需要中国式的解读。

影片的一个片段讲述了蜉蝣的一生,一条匈牙利的河流,此时蜉蝣的蛹已在河底沉睡了三年。傍晚,大概有五六百万只蜉蝣同时孵化,这个片段使用了超高速摄影机拍摄,超高速摄影机每秒钟可以拍 800 帧(普通摄影机每秒 25 帧),观众可以纤毫毕现地看到脆弱的生命是如何从它蛰伏了三年的河里面然后来到这个世界上。

" 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浮生一日,蜉蝣一世‘,所以这个场景蕴含了我觉得是一个非常东方的对于生命、对于时间的一个理解,拍的很有诗意,东方的这种韵味。

1998 年,从武汉理工大学毕业的范立欣在央视开始了记录片生涯,过去二十年,他一直立足于中国社会,希望用纪实影像的手段,把当下飞速变化和发展的中国、当今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以及中国传统的精神和价值用纪录片的方式告诉全世界的观众。大部分时间里,范立欣辗转加拿大、美国、德国等地寻找国际拍摄资金。面对国际制片方,范立欣需要把中国故事、逻辑和美学包装成外国观众能够理解的样子。在高速发展的中国当下背后的焦虑、失衡,人和社会的断裂,是他想着力打磨和呈现的母题,而面对西方观众,他不愿意简单贩卖中国的苦难。

" 其实我是在做一个暗度陈仓的事情," 范立欣坦言," 我在选题上会去迎合西方观众的喜好,但是我在创作的过程当中会自然而然的把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对中国社会的理解,我中国的观点和态度夹带到我的作品当中去 "。

范立欣的方法论是:控制中国和世界的表述方法的比例。" 比如在《归途列车》里,对于西方观众来说,他们关注两个点,一个是在火车站,上百万人困在火车站,所有人都希望能挤上这辆回家的列车,这里有冲撞,有能量,是一个非常混乱的场景,另一个关注点就是过年回到家里时,女儿与父亲产生争斗的场景,这让西方观众瞬间了解了中国文化中讲究长幼尊卑这一特征。"

影片中还有很大一部分镜头留给了留守儿童姐弟俩和他们的外婆在一起生活,在农田劳作的生活的场景。" 我们是有着几千年的农耕社会和封建社会的历史的民族,看上去很平淡的日常生活,其实你可以感受到中国人内心的向往以及传统的中国农村家庭的内部每一个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

范立欣所有的创作中都在试图精确的控制这个比例。" 谁多一点谁少一点,在一个什么样的场景上适合这样的东西。(在《归途列车》中)我们并没有用最惨烈的素材。我们非常的节制。" 范立欣说。

" 民族的不一定是世界的 "

西方对于中国题材的好奇心或者猎奇,成就了不少中国纪录片和剧情片导演。虽然中国故事在国际上一直保持不减的热度,但 " 小圈子传颂、电影节拿奖、大银幕遇冷 " 的现状在短时间内很难改变。中国纪录片走向国际,范立欣并不认为民族的就一定是世界的,重要的是要有一套世界观众可以接受的表达方法,才是跨越国界和文化的关键。

范立欣在最开始并不顺利,即便是《归途列车》一开始也并不被接受。他曾经拿着春运的片段去找加拿大的制片人,虽然对方被细节打动却依然拒绝,而他的理由也 " 敲醒 " 范立欣:" 你需要用一个全世界的观众都能坐下来,看得津津有味的方式告诉我这个故事。"

与此同时,面对中国人纪录片人闯关西方市场遭遇的刻板印象,范立欣也有过纠结当年和《归途列车》一起入围很多电影节的另外一部作品《监守自盗》——一部讲述华尔街内幕的纪录片,最终击败《归途列车》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奖。" 如果我是奥斯卡评委的话,我也不会让你入围的 "《监守自盗》的导演曾亲口对范立欣说。这两部影片实际上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放到一起会让人看到一个非常令人绝望的世界,在范立欣看来,奥斯卡评委并不想这么做。

是否要 " 迎合 " 西方受众,范立欣坦言自己有过挣扎,但最后还是选择忠于真实。《归途列车》中,广州的牛仔裤工厂里的一个年轻人对着镜头说," 你看,这个牛仔裤这么肥,一定是美国的肥佬穿的,中国人哪里有这么大的肚子。" 加拿大制片人曾警告范立欣这一段有侮辱美国人的嫌疑。

" 这一个镜头我其实挣扎了好久,我要不要把它拿掉,对我来说特别地幽默,同时又非常地犀利,真正地指向了今天这个世界经济不平衡,其实美国人有巨大的责任。当然也就是华尔街有巨大的责任,这个指向是非常明确的。" 范立欣的内心有一种隐隐的担忧:如此直接的抨击会不会让观众产生反感。但他最后还是决定留下来。" 因为这就是事实,我就必须得留下来。"

​不过这次从后期介入 BBC 的合作,还是让范立欣有所遗憾。" 如果有《地球 3》,我希望从策划部分就参与进来。"

世 界 说

余杭 & 吴子夜

发自 北京

了解全球局势,世界趣闻,微信关注一个就够了:世界说(ID:globusnews)

相关标签: 范立欣 bbc 归途列车 电影 导演

世界说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