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你们侮辱了「深夜食堂」这四个字|五官科

南都周刊 06-19

五 官 科

有珠玉在前,过分下猛料反而显得露怯,由此洒出的鸡汤就算再滋补,我也拒绝享用,因为满口都是味精,烧心。

文|July

看完《深夜食堂》华语版的第一集,我如赴盛世般上豆瓣打了一星,看它从 2.4 滑到了 2.3。剧组心大,也艺高人胆大,错把金主当金刚钻,以为大卡司、大制作、大宣传,就能揽下这瓷器活。看他们一边套磁又一边碰瓷的改编,轰然倒塌的心情,不亚于目睹心中的白月光被资本的哥斯拉给强暴。

虽说集体泄愤式的一星,有极端情绪「作祟」,但在捍卫审美情操这件事上,我不想放弃说不的权利。道歉有用的话,要豆瓣评分干什么。对不起,你对「深夜食堂」的侮辱有多不手软,我捍卫说真话的自由就有多不心软。

我们先来说说《深夜食堂》的「食堂」,论吃,在我们这个舌尖上的国度,一半人是吃货,另一半是美食家。即便在号称「美食界 A 片」的《孤独的美食家》里,对着「鸡肉刺身」这种料理,我等也曾仰天长笑呵呵呵。所以较真的重点其实不在食物本身,而是食物与人之间的惜存,还有食物作为艰难人生一丝回甘、曲折世道片刻温存的存在意象。

想想看,大半夜的,被泡面、炸鸡、手抓饼卷油条(剧中叫煎饼果子)这么不用心的料理粗糙对待,只会感觉人生更糟吧。

日版《深夜食堂》里的美食

中版《深夜食堂》里的美食

再来谈谈人,泡饭三姐妹、脱衣舞娘、娘气大叔、黑道大哥……在原版里,他们是生动的、真实的,哪怕处于边缘,也像活在身边。

食物为帐,撩开繁华都市的暗角,在主流高光覆盖不到的一隅,亚文化的涓涓细流,暗涌着对中下阶层和边缘化人群的悲悯与抚慰。他们因浸透世情而通透,因挫伤愈合而练达,在高度商业化的社会,对物质的淡泊,才会生出入世的温柔。

日版《深夜食堂》剧照

反观国语版,遍地流金的密集植入令人发指,原版价值观里深深摒弃的一切,就是他们在做的事情。

诚然,形式化地保留了原本人设,注意,是人设,不是人,其中的区别在于,如果是人,你会觉得他们是为黑夜而生。但在人设里,你会满腹狐疑:为什么他们宁愿尬聊也不去睡觉,可以提前约的饭、续的摊为什么要夜半 2 点完成,接近凌晨 5 点还想睡个美容觉,是连常识都不要了吗?

架空的情节,不合理的倒时差,无视国籍语言转换后的鸿沟,填塞悬浮式的表演,把深沉演成面瘫,把酷演成失明,把佻达演成花痴,把天真演成造作,令我们想起了被越南版《还珠格格》与《西游记》支配的恐惧。尤其一盒方便面引发的悲剧之后,企图用生硬如「真正的友情就该像方便面,在任何时刻给你最暖胃的陪伴」的台词圆场,说着自己都不信的道理,良心不会痛吗?

把酷演成失明

作为黄老师前文艺时代的迷妹,我不忍倒戈相向。但摸着良心说,不是所有的刀疤都叫故事,有的也叫塑胶感。

小林薰的老板,神秘沉默,甚至有种静水流深的慈悲,对任何事,他不强行干预,让它自然发生,自然结尾,他的存在就是慰藉,是有点禅意的。再看黄老板,有时硬憋着不说话,但片长注水到 40 分钟,拖沓婆妈,他又不得不像居委会大叔,为这一片区的婚嫁丧娶、撕逼调解操碎了心。这用力过猛歪了楼的毛病,跟所谓「挽尊」的马克单元是一样的。

我承认,马克的故事看得我涕泪四流。老辣的导演,在每一秒都花狠劲,死掐观众的泪点,如果翻拍的是《我是山姆》或原创八点档苦情戏,我不吝给五星。

很遗憾,母题是《深夜食堂》,其精髓或者说高级的地方,就在于适可而止。咸淡话寻常,有味是清欢,而不是往鼻子灌芥末,可劲儿煽。日版的故事不一定让你流泪,但是心酸、体谅和释然,这些感性沉淀后的历程,足以百转千回好几趟。

黄磊饰演的老板(右)和赵又廷饰演的马克(左)

世道的浇漓诡谲,点到为止,光阴的凉薄无寄,哀而不伤。不炫示,不漫溢,不泛滥,其间的留白,才是时常捉襟见肘的人生在舒服角落伸展出的一点点余裕,是生命的韧度,是绝佳的治愈。观众的泪腺不是自来水开关,不要把情绪撩得太廉价和随便。

在《深夜食堂》的语境里,不管是整容般的演技还是毁容版的演技,很可能,吃相之难看,无甚差别。

俗话说得好,未尝长夜撸串吹瓶者,不足以语人生。可怜这部从根源上就错了的剧,为了蹭热度 IP,千里迢迢求了一副水土不服的偏方。时而凌空蹈虚、悬置于浮云,假装自己踩的是烟火气。时而跌落到泥浆打滚,担心重口灌溉的收视群,无法习惯日式小清新。

可珠玉在前,过分下猛料,在我看来,都是对原本意境的偏执、片面理解,更是不自信的露怯表现,由此洒出的鸡汤就算再滋补,我也拒绝享用,因为满口都是味精——烧心。

五官科

《南都周刊》视听专栏推荐有营养的影剧、音乐作品关爱健康,多来五官科挂号

编辑|胡雯雯

来源|南都周刊

相关标签: 深夜食堂 美食 食物 马克 失明

南都周刊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