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退休前 3 天落马:为给女儿“挣脸面”

中国纪检监察报 04-23

陈乐群 资料图

退休前三天 " 落马 ",陈乐群始料未及。

2016 年 10 月 18 日,广东省汕头市档案局原党组书记、局长陈乐群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消息传出,震动了整个汕头。

陈乐群,潮州市潮安县人,1956 年出生,1978 年参加工作,曾任汕头市委政研室副科长、科长、副主任。2010 年 3 月任汕头市档案局党组书记、局长。档案局向来被认为是 " 清水衙门 ",人们不禁要问,陈乐群何以把自己封进 " 耻辱档案 "," 清水衙门 " 又何以现大贪?

隐秘的 " 茶水费 " 引发调查

陈乐群的 " 落马 " 源于一封涉及 1.5 万元的问题线索函。2016 年 8 月底,安徽省纪委将这个线索函移送汕头市纪委。

线索函表明,2012 年 3 月,汕头市档案局向安徽省某公司购买档案修裱机一台,价格为 18.78 万元。在此过程中,安徽供货公司负责人邵某提出要送 1.5 万元 " 茶水费 " 给陈乐群,在陈乐群同意后,邵某按照陈的授意将钱打入一位贺姓女子的银行账户中。

经查,原来早在 2010 年,陈乐群就授意汕头市档案局职工黄某开了一家公司,名为汕头市天扬软件有限公司,陈乐群的情妇贺某与黄某之母各占 50% 股份。陈乐群运用其一把手的身份与影响力,在被称为 " 清水衙门 " 的汕头市档案局插手各类招标项目。

看似隐秘的 " 茶水费 ",却因为打入的账户而引起执纪人员的怀疑。而因为这个账户户主和陈乐群的特殊关系,揭开了陈乐群贪腐的盖子。

为情妇 " 生活费 " 疯狂捞钱

陈乐群原本家庭幸福,妻子是中专学校教师,女儿从小成绩优秀,在海外留学后已成家立业。但是陈乐群受封建思想影响,一直想要个儿子,这已经成了他的心病。据陈乐群交代,2004 年,一位刚从学校毕业来汕头工作的女子贺某与他相识以后,再生一个儿子的想法促成了他与贺某发展成情人关系。

为人低调的陈乐群,在处理与贺某关系时一直谨小慎微,保持着工作、家庭、情人的微妙平衡。2014 年,一个小生命诞生,贺某的开销大幅提高,恰逢陈乐群处在 59 岁这个年龄,他不禁开始念叨 " 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想趁在位之际捞一把,为儿子打下丰厚物质基础。为了使贺某母子的 " 生活费 " 得到保障,短短几年里,陈乐群 " 殚精竭虑 ",千方百计寻找能够来钱的途径,甚至在党的十八大以后仍然不收敛、不收手,在贪腐的道路上变本加厉、顶风违纪。

2014 年初,汕头市档案局确定对部分重点档案进行修复、抢救,项目预算金额 50 万元,根据相关条例规定,该项目应公开招标。陈乐群利用自身的影响力,专门为天扬公司量身打造了一条 " 为本地单位整理档案一次加一分 " 的计分标准,确保天扬公司在评分方面超过其他有意参与投标的企业,在串通招标方面,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

不仅如此,在此期间,陈乐群为稳妥起见还责令黄某找来多家企业参与陪标、围标。黄某在汕头市档案局主管采购事宜,负责招投标文件,以汕头市档案局的名义委托招标公司招标,同时,黄某还是投标公司经办人与天扬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百般招数用尽,结果已毫无悬念,2014 年 2 月,天扬公司顺利中标,中标价为 49.8 万元,仅低于预算经费 2000 元。2015 年 1 月和 6 月,还是同样的 " 套路 ",天扬公司先后中标汕头市档案局的 " 抢救修复档案 " 和 " 抢救修复档案及数字化 " 项目,中标价分别为 94.3 万元与 118.9 万元,比预算金额少 7000 元和 1000 元。

经查,2013 年初至 2016 年 9 月,陈乐群通过串通投标、直接指定等手段,先后将汕头市档案局相关档案修复、抢救及数字化等共 9 个项目给天扬公司承接,项目金额合计 495 万余元。随后,陈乐群以种种理由从天扬公司提取资金 140 万元供自己使用。

为女儿 " 挣脸面 " 受贿换房

" 为了避免上海亲家来汕见笑,同时也为女儿挣点脸面,改善居住条件成了当务之急。" 陈乐群在忏悔书中写道。

听说上海 " 亲家 " 要到汕头来,由于虚荣心作祟,陈乐群无视自身家庭承受能力,决定在汕头某高档小区购置一套面积达 183 平方米、连同装修总价近 280 万元的住宅。在用尽家中积蓄后,面对难以填补的 50 余万元缺口,陈乐群打起了市档案局招标采购的主意。

2015 年底,在与汕头市第二建筑设计院院长黄某商谈市档案馆新馆建设设计招标事宜时,陈乐群明确向黄某提出要 " 茶水费 "(回扣),黄某答应如果该院的设计项目中标,则回报陈乐群 20 万元。后经陈乐群的运作,黄某果然中标,黄某也如陈乐群所愿信守 " 承诺 ",双方皆大欢喜。

陈乐群坦陈,收取了汕头市第二建筑设计院 20 万好处费时,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犯罪行为,权当是 " 茶水费 ",认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更有此事无人知晓的侥幸心理主导,在多次违纪时都自我安慰——除了当事人之外,这些事情都是神不知鬼不觉,于是更加肆无忌惮,肆意妄为,在违纪违法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

至此,陈乐群已经深陷泥沼。从处处受人尊敬的 " 才子 " 陈局长,变为组织审查对象,令人唏嘘。陈乐群因违反廉洁纪律、搞钱色交易,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涉嫌受贿、涉嫌串通投标,近日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执纪者说

党员领导干部,必须坚决做到守纪律、讲规矩。然而,陈乐群却心存侥幸,搞迂回战术,变着花样收钱敛财,认为反腐败是 " 隔墙扔砖头 ",不会 " 砸到 " 自己头上,结果身败名裂,悔之晚矣。

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陈乐群虽然参过军,当过小学教师,任过图书馆管理员,一路低调为人,一步步成为党员领导干部,但他党性不纯,封建思想根深蒂固,认为房子要比别人大、装修要比别人奢华,好像这样才能配得上他 " 领导干部 " 的身份。他对党纪国法毫无敬畏,最后被欲望蒙了双眼,浊了心中自清自省的明镜," 落马 " 是必然。

相关标签: 汕头 档案 安徽

中国纪检监察报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